资讯

  “十一黄金周”来临前夕,云南旅游(002059.SZ)豪掷150余亿元巨资“改造自救”子公司——世博园景区,经《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调查采访报道后引起业界多方关注,有投资者忧虑:投入的巨资多少年才能回本?多少年才真正扭亏为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云南旅游旗下的另一景区——云南世界恐龙谷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恐龙谷”,证券代码:832421,新三板企业)也出现问题,债务杠杆过高,“资金”告急,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景区负债总额已高达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6.87%。
  
  恐龙谷近日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469.50万元以及现金流入不敷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流出为679万元,拟向母公司——云南旅游借款6884万元,同时向云南华侨城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申请4000万元借款。
  
  无独有偶,除子公司恐龙谷“有难”需要及时处置外,控股股东——世博集团也给云南旅游送来“难题”。世博集团曾欲将多个“不良”旅游景区标的注入云南旅游,但因条件难以达标而搁浅,世博集团索性委托云南旅游管理经营,收益和回报均归大股东世博集团。
  
  收购标的高负债拖累业绩
  
  2019年11月,云南旅游斥资2.57亿元,收购了云南世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世博投资”)及自然人王铼根合计持有的恐龙谷63.25%的股权,成为恐龙谷控股股东。云南旅游对此表示:“此次收购是为了聚焦旅游主营业务,强化核心业务,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和业务结构,加速推进全域旅游综合服务商的战略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旅游与世博投资的控股股东均为世博集团。彼时,世博投资承诺标的公司恐龙谷在2020年至2022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5万元、1092万元、2488万元。根据半年报披露数据显示,恐龙谷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亏损了3469.50万元,要完成今年的业绩承诺难度不小。虽然今年业绩下降与疫情影响有关,但是恐龙谷近年来的业绩表现一直欠佳。
  
  公告显示,2017年至2019年,恐龙谷营收分别为4752.28万元、3432.34万元、3710.31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37%、-27.81%、8.10%;净利润分别为2106.24万元、280.20万元、-1246.89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5.50%、-86.70%、-544.99%。恐龙谷业绩增长乏力,净利润持续下滑。
  
  据了解,恐龙谷以世界顶级恐龙化石资源为依托,主要经营三大片区:恐龙遗址公园、恐龙时空乐园及恐龙谷温泉酒店,属于国家4A级景区。公司将2019年业绩大幅度下降原因归结“受政策影响恐龙遗址区门票收入大幅下滑”。恐龙谷在被收购之前就已经表现出盈利能力不理想,与云南旅游收购时表达的目的“优化资产结构和业务结构”背道而驰,但此次收购并未终止。
  
  除经营方面出现负增长“难题”外,恐龙谷还有附有较高的负债“难处”。云南旅游2020年半年报披露,2018年恐龙谷资产负债率为76.22%,2019年为82.34%,截至2020年6月30日,负债金额总计高达9.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86.87%,呈现逐年递增趋势。收购恐龙谷未能给云南旅游带来新的盈利点,反而让公司背上了“大包袱”,同时还向其“输血”超6000万元,让母公司现金流和业绩承压。
  
  对于云南旅游向恐龙谷“输血”一事,多年从事上市公司财会审计工作的辜女士的解读是:“子公司的借款项目要计入母公司现金流量表的‘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而云南旅游今年上半年披露的半年报中,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已达14.21亿元,现金流量净额为-4.65亿元,流入已不能覆盖支出,子公司借款将会加重云南旅游财务成本和负担。”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恐龙谷景区,景区相关负责人也承认了负债率较高的问题:“公司大股东华侨城对恐龙谷实施了二期建设项目,导致负债率再次增长。由于今年疫情影响、项目改造及交通不便等原因,目前恐龙谷游客流量还比较少。”同时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仅有从禄丰直达恐龙谷的旅游车,从昆明出发的话并无直达车。
  
  资产整合实为收拾“烂摊子”?
  
  除收购恐龙谷难转业绩外,近年来,为解决与控股股东——世博集团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云南旅游还不断接下世博集团多个“烫手山芋”。
  
  公告显示,2013年5月,云南旅游实施资产重组项目,世博集团做出承诺,将云南海外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国旅”)注入上市公司,在3年内将昆明轿子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依托轿子山风景区)注入上市公司,5年内将元阳哈尼梯田风景区和丽江投资(依托丽江老君山风景区)注入,2019年将昆明饭店注入。
  
  然而,事与愿违,5年之后,世博集团成功注入上市公司的标的仅有云南国旅,而轿子山风景区因土地纠纷问题没有解决注入失败,哈尼梯田和丽江投资自2015年至2018年9月连续亏损,不宜注入上市公司。其中,哈尼梯田的净利润从2015年亏损678.75万元降至2017年亏损6288.53万元,丽江投资的净利润从2015年亏损4374.05万元降至2017年亏损9835.64万元。
  
  而唯一成功注入上市公司的标的——云南国旅业绩也不容乐观。2018年12月,云南旅游收购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云南国旅资产总额2774万元,负债总额2471万元,净资产303万元,实现利润总额仅28.36万元。由于业绩表现不佳,2019年及之后的财务报告中再无云南国旅业绩披露。
  
  注入资产未成,世博集团便将这些“烫手山芋”托付给云南旅游,以委托管理的方式交给上市公司打理。《证券日报》记者查找云南旅游历年公告发现,2013年7月31日,世博集团与云南旅游签订了《委托管理协议》,世博集团将昆明饭店委托给云南旅游进行管理,此后昆明饭店的重建再无下文。2018年9月25日,双方再次签订了《委托管理协议》,世博集团将轿子山公司、哈尼梯田与丽江投资委托给云南旅游进行管理。
  
  世博集团还在2017年2月做出承诺,到2021年12月31日前,将宜良世博九乡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世博九乡”)优先转让给上市公司。而早在2018年9月,世博九乡也已经委托给云南旅游管理。至此,包括“世博九乡”在内的5家公司被托管给旗下的上市公司——云南旅游,而云南旅游能得到的仅有“托管费”,无权享有托管5家景区公司的收益和回报,化身为大股东项目管理运营的“打工仔”。
  
  对于云南旅游旗下子公司——恐龙谷资金“困局”及被大股东“甩锅”接管5家不景气的景区的问题,《证券日报》记者致电云南旅游的董秘郭金,郭金回复称:“正在出差不方便回复……”,随后记者发送采访函至公司证券部,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公司的回复,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本文转载自:证券日报,作者:顾贞全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