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劲旅网讯】第五届中国景区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旅游景区协会二届五次理事会于2020年7月24-26日在青海省西宁市新华联海洋度假酒店举办。本次大会旨在落实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关于景区工作的有关要求,助力中国景区疫后恢复振兴、高质量发展。
  
  大会由中国旅游景区协会、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文化和旅游部信息中心、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中国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旅游质量监督管理所支持;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协会、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协会景区分会、青海省旅游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青海省旅协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承办;劲旅网、深圳市景区码科技有限公司、旅知云在线教育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绿维文旅控股集团合作支持。
  
  在本次大会上,中国移动成都研究院行业总监杨煜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分享全文:
  
  我在中国移动做了很多年的ICT项目,在中国移动之前,在国内头部的IT厂家也做了非常多的文旅和泛文旅的ICT项目。越到后面,我越在思考一件事,其实我在文旅行业做了大概有几十亿的IT收入,但我一直扪心在问,我们给景区提供了很多产品,但本质上都是成本类的,你买一辆车四个轮子一落地,它就要花你的钱,虽然你可以帮助运营,但本质上都是成本类的系统。
  
  经常有景区的领导问我,您能帮我赚钱、引流和带来关注度吗?之前我的回答都是四个字“偷换概念”。但这块我想聊的是疫情,疫情确实对文旅行业冲击很大。但我查了一个数据,我们不说今年,我们说2019年,国内非常有名的一个景区,很有名的一个名山大川,2019年连续五年游客增速全在下滑,但是2019年没有疫情,大家也没有出去玩吗?并不是,其实2019年我们的出行是在增长的,这些人去了哪里?
  
  网红类有底蕴的城市,成都、重庆、深圳这些地方。大家心里是有点数的,现在的名山大川在这个时代,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有所下滑了,复游率不高。为什么?时代变了。
  
  我简单总结了三点:
  
  一是客群年轻化。在当今时代要把年轻人从家里,让他在周末、节假日,让他从手机和网游中走出来,到我们的景区去玩其实是一件蛮困难的事,我做了很多的景区项目。前天晚上,深圳移动的一位同事给我发了一段微信截图,很有意思,是景区领导和他的对话。他给那位领导推销了很多我们的产品,有各种各样的,有一机游、大数据、物联网的,深圳属于国内一线城市,那个景区领导就回了一句话,可以赊帐吗?现在确实没有现金流了。我们很多景区做了很多系统,究竟有没有命中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呢?
  
  现在互联网有一个词“Z世代”,1990年到2010年出生的人叫做Z时代,他们这一代人是未来中国建设的主力军,也是中国文旅的主力军,抓住了他们就是抓住了景区的未来。所以今天业内很多专家也在谈品牌,所以这里我要聊品牌年轻化。
  
  二是运营多元化。如何整合零散的私域和公域流量,这很专业,我不讲了。今天腾讯的领导也提到了流量,有没有高质量的流量,有没有真正的流量,不是很多的大佬在直播带货上就抓住了互联网的风口,你离互联网且还远呢。
  
  三是内容差异化。我们讲到大数据,各种各样的精细化营销、差异化营销和内容营销,究竟有没有找到客户群体所喜欢的内容呢?
  
  我们今天更多的会讲一些方法,不会讲太多的产品。但下面我会讲,我们提供这一整套的解决能力。平台不用说了,今天有各种各样的平台结构,我们有专业的平台,我们有专业的运营,培训支撑,因为我觉得中国很多景区,不管像广州长隆,还是传统的名山大川缺工具,缺运营手段,但本质上是缺人,缺懂互联网的人,懂内容营销和流量传播的人,所以我加了一个培训支撑,我们不是交付一个系统给您,一个toB、toC、toG的系统给您,而是告诉您怎么用这个东西,怎么带来流量和收入。
  
  文旅新“三力”,流量影响力,内容连接力和流行引领力。
  
  流量影响力。产品在互联网上有没有流量,直接决定了景区有多少的客流。上上周我去了一趟西安的大唐不夜城,大家知道抖音之前有一个不倒翁小姐姐,这就是利用流量的事。抖音上有很多人开车几百公里就为了看不倒翁小姐姐,这就是流量的影响力。这和传统的线下发传单和电视上打广告是不一样的。
  
  内容连接力,您的内容是否真正连接到你锚定的消费群体呢?VR、AR刚才讲到的也是一种非常优质的内容。我在2016年就在做AR、VR平台,但怎么让内容链接到消费者,又是不是高质量的内容,非常关键。
  
  流行引领力。我们向互联网发声,我们要借助各种媒介,字节跳动、腾讯、抖音和B站,他们引领了内容的潮流,我们自己不可能做成第二个互联网公司,我们是传统产业和景区,我们能否借助这样的平台打造我们自己的流行的影响力呢?这是我说的新的“三力”,结合上面的“三化”,是我最近在景区做项目中越来越发自内心去感慨的事情。
  
  文旅新“生态”,现在都在谈IP,什么样的IP是适合景区的IP,什么样的IP适合景点,什么样的IP适合政府和公众营销的IP呢?您的酒店、餐饮、文化、民宿等等,实际上旅游就是内容经济。举个例子,青海有青海湖,名山大川很漂亮,但是背后各种各样的藏传佛教的内容,宗教文化和民族文化,包括我们看到有一个土家族的旅游景点,内容才是旅游核心的精髓之所在,所谓看山是山和看山不是山,和这个有异曲同工之处。
  
  在传统的企业或者景区,您怎么去做这件事情呢?这是一个真实的涉旅行业客户,也是一个大的集团。他们全国有1000家门店,分布在全国多个省市,业务成本和内容成本怎样的良性控制,我举出了六点,如果以上六点都需要做到,需要花多少的人力物力和管理成本呢。
  
  涉旅商业,这是一个真实客户,他已经在线下实体投资2亿,但收效甚微,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红利、人流量和客流经济,同样我也总结了六点,传统的景区商业有这么多家商户和内容,怎样让这些商户参与进去,怎样赋能到景区里去,也要做到六点,又要花多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这是四川的一个区域政府,当时这位政府的宣传部部长问我,疫情之后。这是典型以旅游收入为主的政府区域,他们的信息化建设武装到了牙齿,腾讯、阿里,深大智能、从5G到物联网、到基站、到人工智能,几乎能想到的各种高科技手段他们那里都做了,但最关键的一点,疫情后怎样带动区域经济的发展,大到一个景区,小到辖区内的商铺需要怎么做,以及做到这些需要花多少的人力物力成本。
  
  最后回答以上三个问题。
  
  以上三个问题并不是想给大家提出难题,我只是说做到以上三点,借助互联网能力、借助平台能力,借助我们的经验理论,可能会花费的成本是您觉得做到那三点的二十分之一或者三十分之一。今天不卖产品,所以后面有需求的领导和同事、专家可以一起来探讨。
  
  内容运营和互联网经济为文旅带来的改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请明星过来站台就能带来很多的流量红利。 它也不是爆款的,它也不是高成本,需要您不断的花大价钱做的事情。所以我们研究的是怎样给景区“造血”,让它可以自己生产自己的内容的方式。这套产品、平台和理论,最后还是回到一些产品上的东西,我们既卖产品,也卖平台,但本质上我卖出去的是一套方法论,一套理念以及一套怎样帮助景区实现盈利、实现带来更多的客流、人流、带来更多单位客流消费能力的一套平台和工具。
  
  最后补充一点,本质上我提到了,我做了非常多年的大数据平台,这个平台是我们IT平台的一个简单架构,我把它放在这里作为一个补充。以前我做的更多的事情是基于这块的,有管理运营和推广,有各种各样的大数据产品,数据分析和运营的产品,这个是我们成熟的一个产品架构,有这块需求的同事可以联系我。
  
  总结一下。道与器,中国的哲学是“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着谓之道”,器是工具,5G大数据,包括各种各样的黑科技都是器。我自己在这个行业里从事了十多年器的工作,中国移动的大数据平台的数据治理规范当时还是我在北京写的。所以,对器我可以说是非常熟,但是作到后面我越来越多的觉得,像景区更多的要关注道,方法论,怎样帮助景区带来实实在在的提升,简单来说就是俗一点,怎么帮景区赚钱,怎么帮他带来更多的客流,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事情。
  
  旅游这件事不是各种黑科技诞生后才有的,当徐霞客开始漫游中国的大好河山时,那时候就有了旅游这件事情了,旅游是几千年来的传统的服务行业,不是各种黑科技之后才诞生的高科技行业,本质上它是三产是服务业,旅游最小根本的是两件事,一是服务好您的客人,二是带来收益。所以我今天想聊的事是除了在器上推荐一些中国移动的优质产品,刚才已经简单过了一页。更多的希望和业界同仁一起在未来真正帮助景区,帮助涉旅企业,帮助涉旅政府带来更多的关注,更多的尤其是现在互联网时代视频经济时代,内容经济时代更多的增长,更多的收益,当然器不是说不重要,它也重要,我做项目多少年,做了多少年的器,但未来我想和大家一起在道上帮助景区真正的实现一些提升。
  
  刚才给大家讲的那一套东西,我刚才问了一个问题,做到这几点人力物力和管理成本要花多少?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我刚才说了在成都两个多亿的地方,我只花了它投入的成本的1%就为它带来了海量的客流和实体经济的收益,是它原来传统IT或者线下建设成本1%。当然今天我不聊产品,后面希望各位领导或各位同仁有什么问题可以一起探讨。
  
  谢谢大家。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