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挥别感情复杂的上半年,迎来2020年全新的180余天。对于很多中小景区的操盘手,大家都开始谋划,下半年,应该如何扛过?
  
  有景区不退反进,逆势开业;
  
  有景区争分夺秒,力保旺季;
  
  有景区大幅改革,趁机提升;
  
  有景区找寻机遇,迎接抄底;
  
  ……
  
  每个中小景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劲旅君采访其中六位操盘手,听听他们的故事,聊聊未来的规划。
  
  01
  
  “ 下半年180多天,可营业时间仅有三个月 ”
  京西十八潭景区经理 李卓
  

  京西十八潭景区位于京郊,客源高依赖北京休闲度假群体,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巨大:

  
  端午节严格执行政府30%游客限流政策,同比营收大幅下降。
  
  景区餐饮受到疫情影响没有开放,住宿业务因永定河生态保护拆除,导致整体营收下降60%。
  
  景区5月1日才正式恢复营业,受到北京二次疫情影响,城市居民出游意愿遭受打击,北京高中风险区域游客亦无法被景区接待,游客量锐减。
  
  2020下半年,景区面临的情况依然严峻:
  
  受到北京门头沟区109国道高速修建影响,景区预计10月左右将会停业。也就是说,留给景区真正营业的时间仅仅只有3个月,即便在没有疫情影响之下,马力全开,都不一定弥补全年损失,更何况下半年疫情形势尚待观察。
  
  景区资金链承压很大,目前已经向政府申请财政扶持,也在寻求银行贷款支撑,希望能够有好消息。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在积极争取任何可能的营收机会:
  
  门票销售方面,大力推年卡,尤其是门头沟正在推动全域旅游发展,我们准备和多家景区联合进行门票促销或者打包销售,争取尽可能多的销售业绩。
  
  二次消费方面,利用原有木栈道考虑做帐篷营地,新开发一部分土地做房车露营基地,现已新增高压配电箱一组,污水回收池一座。通过新型住宿形态,吸引年轻客源消费。
  
  运营成本方面,景区不会大幅裁员,但会严格控制成本,通过员工轮岗排班等方式,稳定就业,保持景区内部稳定。
  
  对于同业,我们建议,最好争取到政府各方面的扶持资金,贷款一定要高度谨慎,短贷长投虽然解决一时之危,但长期下去很快会压垮企业,切忌切忌。
  
  02
  
  “1人多岗,17人负责500亩园区,再裁只能裁老板了”
  河南黄河神仙湾景区副总经理 海涵
  

  我们景区去年五一开业,一期项目名为大河风云,占地500亩,主打农业休闲度假概念,亲子研学是特色,依靠园区内几十个二消项目获取核心收入。去年开业7个月,在没有主动宣传的情况下,客流量20万,今年原本规划要达到100万。

  
  疫情之下,上半年景区客源锐减2/3。我们谨慎估计,下半年当地旅游市场不会出现明显好转。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
  
  拿亲子研学类项目来说,周边300公里客源市场,绝大多数学校都要求学生暑假期间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聚众活动,这就打消很大一部分游客出游念头。即便还有游客出游,跟我们合作的不少教育机构,因为高昂运营成本,无法正常组团。
  
  旅游大巴车需要人员和间隔座位配比1:1这一条,就让出行成本大涨,在无法提高客单价的情况下,做一单赔一单。
  
  因此,下半年我们的规划就是尽可能完善配套工作,维持经营。至于是否压缩经营成本,我们自己都开玩笑,如今就是1人多岗,17个员工管理500亩园区的几十个二消项目,再压缩,恐怕只能裁掉老板了。
  
  玩笑归玩笑,景区日子还得过。我们下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就是民宿,力争今年建成,明年3月投入营业。
  
  哪儿来的钱?实话说,现在景区资金链承压相当厉害,民宿是和政府合作的扶贫项目,总投资1500万,政府补助500万,其他资金自筹。
  
  我们没有固定资产,也没有流水很大的门票收入,很难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支持,老板把所有身家压上去了,都在苦扛。
  
  给同类型景区们一些建议吧:
  
  其一,如果还没开始建设园区,一定要学会倒置思考,按照市场地位、产品定位、项目设计定位的顺利有序推进,否则很容易出现运营成本无法把控的问题。
  
  其二,在无法进行硬件投入前提下,努力提高服务水平,打造软品牌,提效增收。
  
  其三,建立自己的宣传体系,双微一抖一快手必备,我们景区在抖音上的打卡访问量有800多万,是有效私域流量。
  
  最后,祝大家都挺住,我们会熬出头,加油。
  
  03
  
  “逆势开业入局,看好周边出游长期红利”
  河北秦皇岛花果山景区执行总经理兼常务副总 张国刚
  

  我们开业比较晚,今年6月6日才正式举行试运营典礼。景区因为因酷似大圣故里,明代得名“花果山”,同时也是河北省旅游扶贫示范项目。很多人在问,为什么会选择疫情之下逆势开业,何不避避风头再开?一方面,景区筹备时间很长,早晚都得开;另一方面,我们依旧看好旺盛的出游需求。

  
  从五一小长假到端午节,我们密切的关注市场风向,因为景区紧邻秦皇岛市,从前期试运营数据来看,目前游客以周边自驾游为主,省内团队游为辅。受到疫情的影响,的确感觉周边客源地游客出游意愿被压制,至于下半年客源地出游信心是否能够恢复,扑朔迷离。
  
  2020年下半年,我们也在紧锣密鼓的制定发展计划。一方面,景区将在马上到来的暑假出游旺季,启动主题性品牌活动,同时加大跟旅行社、OTA、车友会、户外联盟等机构的合作力度,希望通过它们能够为景区引流更多客源。另一方面,景区也在加紧进行轻型二消项目建设,例如观光车、游船等,尤其是增加餐饮类项目,并且广告投放计划主要是利用自媒体传播,刺激周边市场。
  
  不过,对于下半年尚不明朗的形势,景区也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最重要的就是严格控制运营成本,深入研究轻资产产品,灵活投放顺势而为。
  
  综合来看,疫情是全球综合性事件,旅游业深受其害,对于下半年,一旦疫情解除,周边山岳型景区将首先C位出道,新的出游概念将是下半年最值得期待的行业变化。
  
  04
  
  “疫情只是外因,机制不变,专业人士只能戴着镣铐跳舞”
  湖南汝城热水寨温泉漂流度假山庄运营总监 廖贵生
  

  2020,时间过半,当中小景区在探讨未来180天该怎么干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如何解决疫情带来的外在困难。诚然,这的确是中小景区操盘手需要面对的难题,但真正决定景区是否能够在下半年活下来的根本原因,却是景区的机制问题。

  
  只有当内部保障有力、外部无缝对接时,景区机器才能有序运转,高能高效。中小景区需要在三方面下功夫:
  
  运营前置。构建以市场为先导,融合策划规划、宣传推广和市场营销为一体的运作体系,精准寻找有效客户。运营前置,新开发项目以客户定投资,待提升景区快速盘活现有资产。
  
  组织架构。设置总经理+运营总监的组织架构,总经理负责后勤和场务管理,运营总监主攻市场开拓,一前一后、内外相济,各司其职,具有专业经验的主管强力执行,景区运作才会低耗高效。
  
  三权分立。投资权、所有权、经营权,三权分立。
  
  投资权者需要效益,所有权者需要保值增值,经营者需要兼顾远中近目标实现,只有当三者形成合力,相互配合又相互监督时,景区运营才能达到现代企业所需要的公平、公正、公开效果。只有建立良好的运营生态环境,人、财、物的组合才能发挥良好经济和社会效应。
  
  景区运营适用社会发展原理——当生产关系不能适应生产力发展时,继续提高生产力就只能调整生产关系,使之相匹配。景区从观光型向度假型转变时,需要新的创新机制去匹配职业经理人的专业能力。
  
  一只水杯养不出海鱼。机制不变,专业人士戴着镣铐跳舞,在景区里也只有被动应付。
  
  05
  
  “活下来,做好‘海南人游海南’”
  海南呀诺达景区副总经理 王厚林
 

 
  海南旅游业在疫情期间受到多项政策利好的刺激,市场回暖也相对更加积极。作为景区,我们也在努力调整,争取尽快复苏。
  
  2020年下半年,我们的规划集中在以下几点:
  
  其一,做好的岛内传统旅行社组织的“海南人游海南”活动,争取吸引更多本地团队游客出游,扩大客源群体。
  
  其二,拓展景区体验项目,引导更多团队游客消费,增加景区收入来源。
  
  其三,利用“互联网赋能”,线上销售、新媒体推广,扩大景区在海南的知名度和品牌效应。
  
  其四,在跨省游开放尚不明确的前提下,制定适合本地游客的价格优惠策略,吸引更多人群关注。
  
  其五,强化线上售票力度,通过提升在线化率,实现门票销售占比的快速提升。此外,在景区自营的线上商城增加更多特色商品销售,提高二次消费收入。
  
  我给同业们的建议是,做好开源节流,先活下来。一定要重视品牌营销推广,创新创意景区新项目新体验,优化景区运营能力。
  
  06
  
  “2020下半年,景区抄底正当时”
  景区职业经理人 方知有(化名)
 
 
  疫情是一次危机,让我们目睹景区狼狈的一面。
  
  前两天去一个景区考察,看到有趣的一幕,由于政府提出了相关景区一定期限内对游客免费开放的要求,一时间该景区出现全所未有的热闹景象。在一个非节假日,景区停车场爆满,景区内人流攒动,但是景区却一分钱门票钱都收不到,只能收取每辆车10块钱停车费,无论是周边交通秩序,还是景区内秩序,一度混乱,景区苦不堪言。
  
  当然,危机之中,也有“机会”存在。对于很多旅游上市公司、市场化程度高的旅投公司、跨界而来的大企业等,当下却是极好的抄底机会。
  
  市场上存在一批运营状况很好的中小景区,这些景区在疫情中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链压力。疫情让金融机构更为保守,它们更愿意为国有大景区、有抵押资产、信用良好的旅游企业提供资金帮助,这迫使很多中小景区冒险通过民间借贷解决资金危机。
  
  圈内人都知道,民间借贷属于短贷长投,爆雷分分钟的事,狼牙山景区就是典型案例。
  
  所以,中小景区给自己找一个还不错的靠山,是个可行的选择,也给了上述旅游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大企业更多抄底机会。
  
  据我所知,今年已经有好几个优质中小景区被并购,下半年这样的案例会越来越多,由于此类投资并购谈判周期会比较长,粗略估计,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会有很多投资并购的案例和信息被公开曝出,大家拭目以待。
  
  您所在的景区如何制定下半年的规划,有哪些新措施和想法,是否有重大布局或者调整,欢迎在留言区留言讨论,一起思维碰撞,讨论分享。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