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冰雪产业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许多地方的冰雪产业有序复工复产。河北、云南、吉林相继出台涉及冰雪产业发展的政策性文件,一些大型的冰雪产业合作项目签约,一些冰雪娱乐场所有序开放。有些冰场雪场虽然复工,但是人流量大幅减少。
  
  现在正是“两会”进行时,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对冰雪产业发展有怎样的建议?
  
  业内人士提出的冰雪产业“四季运营”可行吗?
  
  近期有哪些和冰雪产业相关的项目、政策?
  
  杨安娣委员:
  
  改变旧观念 推进冰雪经济全产业链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吉林省委主委、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杨安娣表示,东北冰雪经济存在产业发展面不宽,产业优势不显著;产品不够丰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待加强;冰雪经济发展合力不强,政策落地执行情况不佳等问题。
  
  杨安娣表示,受思想观念制约,社会上将冰雪产业局限为旅游、运动等非生产行业的观念依旧突出,导致我国在冰雪经济全产业链发展中存在诸多短板。
  
  杨安娣认为,片面看待制造业国际价值链作用,冰雪装备关键设备装备高度依赖进口,导致冰雪运动场馆运营成本偏高,冰雪运动消费群体小众,成本分担机制欠缺等,制约了中国冰雪运动大众化进程。
  
  杨安娣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尽快形成完善的政策支持体系;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推进多产业融合发展;突出重点,破解发展瓶颈。
  
  一是深化文旅融合,增强特色文创产品研发能力,鼓励高校开设相关专业,加大专业人才培养力度,补足冰雪经济发展的人才短板。
  
  二是打破区域、行政、行业壁垒,形成以资源、资本、产业、技术联盟为载体的新产业发展格局。
  
  三是加快装备智能化生产,从产品销售向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变。
  
  四是高起点规划冰雪产业园区,把东北地区打造成中国冰雪装备产业制造业基地,培育壮大中国品牌,实现冰雪经济发展全产业链安全可控。
  
  孙东生委员:
  
  冰雪供给侧有"三个失衡"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副省长孙东生表示,冰雪运动在国内相对"小众",除了地形地理、历史积淀、文化传统等因素影响之外,主要原因是冰雪供给侧出现了"三个失衡":
  
  一、高端供给与大众供给的比例失衡。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状况调查"结果显示,场地建设不足成为冰雪运动发展的重要短板,东北、西北、华北和南方地区因"场所太远"导致"无钱无闲"者不能参加冰雪运动的比例分别为43.9%、67.2%、76.5%,但动辄几十万元的南极冰雪旅游人数却九年暴涨40倍,"有钱有闲"人成为主力军。
  
  二、冰雪产业与冰雪事业的发展失衡。由于地理因素限制,加之人工成本因素,导致"北强南弱",南方地区冰雪运动普及率较低,仅为18%,不到东北地区的一半。
  
  三、冰运动和雪运动的结构失衡。因为一次性投资较大,运营成本和维护费用居高不下,"雪运动"成本高昂,滑雪的门票价格是室内滑冰的5倍,导致了"冰强雪弱"局面,更多的人选择负担相对较轻的"冰"。
  
  王艳霞委员:
  
  建议政府为青少年滑雪者提供专项补贴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今年的提案与推广冰雪运动相关。她说:“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冰雪运动普及工作,陆续出台相关意见、管理办法,营造了良好的舆论氛围和政策环境,形成了重视、支持、参与冰雪运动的大好局面,但在实际推进过程中仍存在一些制约因素和问题。”
  
  她举例说,各级教育部门主导的冰雪运动进校园工作实现了校园数量的覆盖,但对大多数青少年而言,这些教学内容远不能满足他们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和需求,当前过高的上冰上雪支出制约了普及工作的开展。以崇礼某滑雪场为例,滑雪价格740元(雪票含雪板),聘请教练费用1480元每6小时,住宿费用每晚1000元,一个孩子每天的滑雪支出在3000元左右。
  
  王艳霞建议政府相关部门为青少年滑雪者提供专项补贴,滑雪场限额收费,不足部分由政府予以补贴。取消雪票半价150厘米的身高限制,为所有中小学生、大学生提供雪票半价优惠。组织U系列青少年冰雪赛事,成绩优秀者给予免费滑雪票、雪具及滑雪补贴等奖励。
 
  韩爱丽委员:
  
  建议冰雪知识普及纳入中小学校体育课程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河北省委副主委、省教育厅总督学韩爱丽认为,在中小学校普及冰雪运动,有利于激发青少年的爱国热情、培养顽强意志、提高身体素质,同时也有利于培养竞技滑雪运动后备人才。
  
  韩爱丽委员建议,要培养学生开展冰雪运动的兴趣和爱好,提高他们对冰雪运动的认识;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将冰雪知识普及纳入中小学校体育课程,进行冰雪运动基本常识的通识教育。
  
  “根据学校实际情况,有计划地安排各年级学生参加冰雪运动,系统进行冰雪运动培训。”韩爱丽委员说,中小学校在开展冰雪运动课程时,可通过政府投入在校园建设专业冰场或仿真冰场,也可引入社会资源建立合作关系,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建设一整套标准的场地施工、教学、科研、运营体系,促进冰雪运动有序推广。
  
  3D打印滑雪者模型 中国经济网资料图
  
  业内人士:
  
  冰雪项目“一季养三季” 风险暴露 “四季运营”才是大势所趋
  
  在疫情面前,国内的冰雪产业从业者不得不冷静下来理性思考,对未来的发展战略进行调整。从这次疫情来看,冰雪项目“一季养三季”的经营方式风险暴露无遗。从近几年发展来看,单纯依赖冬季无法覆盖全年的运营成本,想盈利必须开发四季旅游产品。
  
  可以想象,疫情之后的四季运营将成为各个冰雪项目的必修课。专家表示,如果冰雪产业能在夏季实现近5个月的经营期,加上冬季的5个月,实现全年有10个月处于经营状态,那么再遇到疫情这样的突发状况就不会手忙脚乱了。
  
  对于像冰雪大世界这样的大型目的地度假型滑雪场和景区而言,四季运营才是大势所趋。据悉,吉林省建设集团将在长春冰雪大世界现址新建夏宫、冬宫、游客接待中心、商业街等永久性建筑,让游客在科技的帮助下能够在四季体验冰雪活动。同时,夏季项目也将筹划建设观光农业,把原有的生态大棚发展成体验农业,吸引学生游学。”陈岩表示,园区还将引进品牌饮食企业,并在今年建设酒店,为滑雪和观赏冰灯的游客提供舒适的居住条件。
  
  但话说回来,冰雪产业毕竟是强季节性产业,以高额投入快速产出为特征。坦白说,“靠天吃饭”就是这个产业的脆弱之处。即便是国外四季经营成熟的滑雪度假地,夏季收入只有冬季收入的10%左右。然而发展夏季经营更多的是在于留住员工,并让闲置资源得到利用。
  
  比如,建设室内冰雪活动场所就是很好的四季运营项目。同时,冰雪产业所在地往往也是夏季的避暑胜地,可以充分利用气候优势因地制宜打造一些避暑旅游产品吸引游客。
  
  此外,数字化线上服务也是疫情之下抵御风险的应对之策。比如开发冰雪类的VR游戏、模拟滑雪器等来自滑雪,就可以摆脱场地和季节限制,打开盈利空间。
  
  不过,想要实现四季经营模式,仅靠滑雪场自身的力量是很难实现的。冰雪产业多数投资强度大、见效慢,产业抚育期特别需要政府的支持。“特别是民营企业,政府是否支持,支持力度大小决定着经营成败。” 吉林省建设集团副总经理陈岩表示,目前的冰雪产业政策多数是与其他产业同等对待,没有突出冰雪经济的特点。在国家和省级政府部门层面,应当在土地征收、税收等方面出台特殊政策,“或免或减或缓”,扶上马再送一程。
  
  吉林省建设集团董事长江礼成以征地面积测算给记者举例,建滑雪场需要为魔毯立桩,但桩下夏天要种草种花不会连片使用。因此,剔除非桩占用部分的费用征收,从而减少土地出让金是非常有必要的。很多特殊情况,政策都应给予特殊对待,不然就会给企业造成不小的投资压力。
  
  近期冰雪产业相关的项目、政策整理:
  
  神农架林区获60亿元冰雪投资
  
  4月21日,神农架林区和湖北省文化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鄂旅投)在武汉举行神农架冰雪产业合作开发签约仪式。双方约定:投资将不低于60亿元,对神农架林区宋洛乡桂竹园冰雪主题度假小镇和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三期进行全面打造和提档升级。将桂竹园打造成集国际高水平雪场、冰雪小镇、峡谷景区于一体的冰雪度假主题小镇;将神农架国际滑雪场进行三期改扩建,使功能更加完善,符合旅游市场新需求,不断提升竞争力,带动区域经济总体发展。
  
  河北冰雪产业新投产运营项目10项、产值20亿元
  
  4月24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动首都“两区”建设重点突破的意见》,意见指出要加快推进张家口高新区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宣化冰雪产业园建设,推动张家口高新区天冰冰雪装备生产制造项目、宣化区张家口中索国游索道项目、张家口高新区TRI-GOLD勇源高新科技冰雪装备项目等冰雪装备制造项目开工建设。实现新投产运营项目10项、产值20亿元,累计投产运营项目达到30项。
  
  加快完善张家口地区冰雪场地建设,推动密苑云顶乐园、太舞雪场、万龙雪场等成为顶尖滑雪场;建成河北北方学院高水平滑冰馆,打造云顶、太舞、万龙等7个冰雪运动综合培训中心,实现室内滑冰场馆全覆盖。高质量做好冬奥会测试赛筹备工作,筹备好2021年世锦赛等“相约北京”系列冬季体育赛事。发展冰雪文化旅游,举办“崇礼冰雪节”、张北冰雪论坛、零度以下经济发展大会等活动,全面启动崇礼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创建。
  
  河北省将启动冰雪产业升级三年行动计划
  
  4月29日消息,从日前召开的2020年全省体育工作会议上获悉,河北省将启动实施体育(冰雪)产业升级三年行动计划,安排专项资金,出台支持各市加强研发创新、产业规划、宣传推介等措施,支持各市均打造1-2个体育(冰雪)产业综合体或体育(冰雪)产业小镇,创建2-3个省级体育产业示范单位(项目)。
  
  云南加快发展冰雪产业
  
  4月29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指出将从体育产业市场主体、体育产业协调发展、关联产业融合发展、促进体育消费等八大方面促进全民健身,推动体育消费发展。
  
  其中第六项指出,加快发展冰雪产业。促进冰雪产业与有关产业深度融合,支持会泽大海草山、禄劝轿子雪山等的经营企业进一步改善场地设施条件,提升服务水平。支持腾冲启迪双创冰雪小镇建设,鼓励社会力量创建冰雪运动俱乐部,积极拓展冰雪户外运动和旅游市场。
  
  设立吉林市冰雪经济高质量发展试验区
  
  5月8日,吉林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设立吉林市冰雪经济高质量发展试验区。吉林市冰雪经济高质量发展试验区建设,将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以丰富冰雪旅游产品多样化供给为基础,创新“冰雪+”模式,聚焦冰雪体育、冰雪旅游、冰雪文化、冰雪装备制造和冰雪人才培养,全面深化改革,坚决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推动冰雪产业要素集聚和区域协调联动,建设冰雪产业集聚区,努力将吉林市打造成为世界冰雪旅游目的地、国际冰雪体育运动之都、国家冰雪人才培养基地、国家冰雪装备制造集聚区、国家冰雪产业交流合作中心,成为吉林省壮大冰雪经济先行先试发展的样板和标杆。
  
  张家口累计签约冰雪产业项目66项 总投资331亿元
  
  5月18日,2020年中国·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网上)在河北廊坊开幕,其中的第四届冬奥冰雪产业展在虚拟展馆上线,参观者可通过虚拟展馆了解冬奥场馆及设施建设进展情况,同时还能了解落户张家口的冰雪企业规模数量、产品技术等。张家口赛区冬奥场馆,76个冬奥项目已完工36个,其余40个项目已全部开、复工,并在加紧建设中,计划今年8月底全部竣工。
  
  在冰雪产业展区可以看到,张家口全力打造冰雪装备研发制造、冰雪文化旅游、冰雪体育运动、冰雪人才教育培训、冰雪现代服务为支撑的冰雪产业体系。强化国际引进和合作,大力建设国家冰雪装备制造基地。截至目前,累计签约冰雪产业项目66项,总投资331亿元。
  
  张家口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今年产值预计10亿
  
  2022年,张家口市拟打造与冰雪运动核心区相适应的冰雪装备制造产业,并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催热“冰雪经济”。高新区冰雪装备制造产业园总规划面积1160亩,首期示范区面积435亩,总建筑面积是24.7万平方米,总投资是11.42亿元;主要分为轻型装备生产区、重型装备制造区、办公研发综合服务区、冰雪运动展览中心四大板块。
  
  为了吸引国内外高端企业落地投产,园区对企业采取前三年免收租金,后两年減半征收的政策。到现在为止,法国MND索道项目、苏法格造雪机项目、M3滑雪板项目、瑞士BMF索道项目都已经在园区内落地投产了。该产业园区建成后,落地企业可达到23到50家。截至目前,已签约35个项目、落地31家;今年能在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生产的制造业企业预计能达到10到11家;项目达产后,今年年产值约能达到10亿,2025年目标产值预计达到100亿元。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