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易水文旅,ID:T-newmedia,作者:周易水
  
  壹
  
  日前,新京报报道,河北野三坡景区管委会下发通知,称景区附件的住宅区被认定为违建,需拆除,要求业主三天内搬走个人物品。业主表示,购房时五证齐全,现在为何被认定违建?
  
  相关方面的回应称,野三坡的相关住宅项目违反《河北省风景名胜条例》,需要拆除。包括五证中的相关证件当时确实是逐级发的,也就是说当时是合法的项目,但是现在不符合旅游区的规划,也就是不合法了。
  
  此前不久,河北滦平的金山岭长城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其长城脚下的饮马川140多套房被相关部门认定侵占长城控制带、压占生态河道管理线、无环评手续,在五证齐全的情况下被视为“违建”强制拆迁。
  
  刘家明的一个观点很具代表性:五证齐全也保不住私有产权,滦平出现过这种问题,涞水县又出这种问题。官方竟然回应说,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到底是法大还是规划大?到底有没有先后顺序?如果一直这么干,损失的不仅仅是业主,也是政府的公信力。
  
  事实上,相关的诘问一直存在于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中。比如,微博上这个声音就引起广泛转发。
  
  的确,近段时间,山东济南的雪野湖也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生态整治行动。雪野湖是国家4A级景区,自2007年雪野湖成立管委会以来,多家地产企业获得审批进入景区开发。当时的宣传口号是要把雪野湖打造成“济南后花园”。
  
  2020年4月11日,雪野旅游区管委会发布公告,宣告整治行动正式落地,几百套“审批手续齐全”的建筑被认定违建将被拆除。
  
  再加上,近期,山东青岛首家超五星酒店——涵碧楼的41栋海景独栋别墅被拆除,同样是五证齐全,也引起社会较强关注。官方回应是“恢复海岸带的自然生态功能和生态案线的公共属性”。
  
  这种回应被归纳为——当年的审批和现在的拆除都“合法合规”。
  
  有观点认为,现阶段,保护和修复海岸线有其必要性。过去十多年,滨海旅游业、高端酒店等发展落后,开发海岸带的经济效益要高于在环境上付出的成本。如今,从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等角度看,现阶段选择保护海岸线,利用其生态价值、旅游价值,收益已经远高于商业开发。
  
  如果关注风向,山东的本轮生态整肃早已在做舆论铺垫。近期,当地党报《济南日报》连发多篇评论,释放出强力的生态整治信号,特别是针对生态旅游区的违建情况。比如,该报发表的《“秦岭违建”被彻底整治的启示》一文,态度鲜明,措辞考究——
  
  “前些年,有些人盯上了秦岭的好山好水,试图将“国家公园”变为“私家花园”,不断出现违规、违法建设的别墅,像群贤别业、达观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别墅项目,甚至成为西安房地产的高端代表,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一段时期以来,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时有发生,从秦岭北麓的违规别墅,到洞庭湖畔的超级矮围;从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度存在的违法违规开矿、企业偷排偷放等问题,到千岛湖饮水保护区违规填湖建酒店、别墅、高尔夫球场,一个个重大生态环境事件,一个个反面典型案例,无不启示我们:只要绷紧了政治纪律这根弦,以钉钉子精神的钻劲和韧劲,“扭住不放、一抓到底”,所有违建早晚都会轰然倒塌。”
  
  “近年来,济南市生态环境保护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仍有一些建筑影响破坏了周边风景名胜和水源地保护,与人民群众心心念念的生态环境格格不入。生态环境是公共产品,理应全民共享,岂能任意侵占或破坏?所以,不管在哪个地方、涉及哪些人,只要存在,不管体量大小,都要毅然决然进行拆除,不能有任何的含糊”
  
  ……
  
  贰
  
  事实上,随着近些年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文旅地产项目借船出海,万亩旅游地产规划用地成为一个常规操作,围绕风景名胜区、生态旅游区的别墅联排开发呈现“星火燎原”之势。有的是违规操作,有的并不违规,需要进行区分区别。
  
  2019针对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指出的草原问题,内蒙古进行全力整改,全面排查治理矿山开采破坏草原、旅游无序开发侵占草原以及过度放牧等问题。
  
  相关新闻称,内蒙古拆除草原上违规私搭乱建蒙古包11000余座,有效改善了旅游无序开发对草原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
  
  一直以来,旅游业都是作为“无烟工业”、“绿色产业”、“低碳产业”、“生态产业”被大力推崇。近几年,却因涉及生态环保问题频频被强力“关注”。
  
  易水曾在《拆除万余座蒙古包:旅游业“绿色”梦断?》一文写过,长期以来,旅游业作为经济转型的一个重要抓手,被寄予厚望,也被给予了一定的“宽容度”。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为发展旅游经济,在土地、规划、环评、监管等方面多多少少有“弹性”,对一些或明或暗的问题及隐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并非新鲜事。如果旅游业发展较好,在GDP、拉动就业等方面的光鲜数据会掩盖了问题的存在。这似乎成了地方政府与企业的一种心照不宣。
  
  但近几年一系列集中整治表明,这种“默契”正在被强势冲击。随着中央层面对生态环保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对生态破坏问题逐渐呈现“零容忍”态势。这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也就是说,经济效益不能再成为环保打折扣的借口。
  
  即使是顶着“转型经济”“新经济”光环的旅游业,也不再拥有“免死金牌”。
  
  旅游业被称为“绿色产业”,但事实上,旅游业并非绝对的“零污染”,尤其是产业发展程度越高,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就越容易凸显。近些年出现的“过度旅游”引起世界范围的关注。
  
  旅游“污染”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自然生态的破坏,包括过于密集的旅游活动造成的垃圾堆积、水体破坏、水土流失、动植物死亡,也包括不协调乃至违规的建筑污染等。近些年,景区生态环境破坏的案例受到舆论广泛关注,典型者包括菲律宾长滩岛封岛半年、珠峰“永久关闭”的传言等。二是社会生态的破坏,主要指游客与当地居民之间的矛盾,造成世界多地“反游客运动”频发,甚至被指责为造成某些恶性案件的罪魁祸首。
  
  弎
  
  疫情之下,高质量发展的大旗被再次确认并树立起来,这其中就包括对环保的高要求。
  
  大势之下,旅游业需要刀刃向内,这必然要经历阵痛。首要的痛,便是要承认旅游业并非全然是绿色环保的。这等于主动摘下被过度美化的光环,一定会有不舍与纠结。
  
  刀刃向内,意味着要深入分析存在的问题与内在原因。与其他经济活动相比,旅游行业既有共性,又有独特之处,有其特定规律。这些问题,与其让圈外人批评指责,不如由旅游行业自己来处理更为合适。一方面能处理得更专业,瞄准痛点、关节点进行对焦整改;另一方面也能避免有时候来自行业外的“不专业”声音占据舆论,造成误解,产生一些不理性的做法,让行业更被动。
  
  从这个意义上说,主动作“自我批评”,也是掌握主动权的一种策略。而自我批评也是一种能力。当前,旅游行业善于也愿意说自己的“好”,不情愿也不擅长说自己的“不好”。这是亟需补上的一课。
  
  整体而言,与其他产业相比,旅游业依然无愧被称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只是要放到生态环保理念标准越来越高的新常态下去“再出发”、“再要求”,这方面要有行业自信和产业自信。
  
  1998年,保继刚、李贞等人对广东丹霞山进行了一项旅游对植被的影响研究,揭示了另一种可能:游览区的植被由于旅游开发受到更多的保护,基本保持和稳定了原生森林群落的正向演替,而非游览区植被遭受砍伐破坏,原生植被几无复存。
  
  只要得法,只要价值观、产业观健康,并正视不那么绿色的一面,一切都有可能。
  
  风向所指,未来已来。
  
  可以预见,更多的生态旅游景区将陆续推进生态追问以及复查。值得提醒的是,当前形势下,需要妥善处理相关矛盾,要拿出更合理的解决方案,“一刀切”工作作风并不是对现代治理能力的“正解”。
  
  形形色色的旅游地产,没那么好“糊弄”了,特别打的还是生态保护区的主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房地产公司进入旅游领域,想挂羊头卖狗肉,建议慎行。扭曲的运作模式,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损人伤己,教训惨痛。
  
  日前,最高领导人考察秦岭牛背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说了一段话——“秦岭违建是一个大教训。从今往后,在陕西当干部,首先要了解这个教训,切勿重蹈覆辙,切实做守护秦岭生态的卫士”。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