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经授权转自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  
  
  要点概览:
  
  “2月业务量下降了90%以上,但我觉得还能坚持。”
  
  “2月时,客户每天都在问新政策。3月中旬以来,没有了业务,也没有客户咨询,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哪都去不了。”
  
  “公司给员工每月发3000元基础工资。公司没有收入,加上房租等开销,持续亏损下去,对公司来说也很不利。”
  
  “现在看来,我个人觉得在7月到8月,签证行业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就很不错了。”
  
  “我们一些同行开始做起微商,还有一些同行去跑闪送,做一些外卖兼职。”北京新桥出境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新桥签证”)负责人梁振明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
  
  大年初三,他就返回了北京,赶着给一家客户办理参加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签证。但2月至今,公司业务量少到两名员工就办得过来。梁振明还特意告诉员工,不用急着赶回来,有的员工2月底返京,自我隔离14天后,因为实在没有业务,又回了老家。
  
  这段期间,梁振明的公司和整个签证行业,侧面见证了从国内新冠疫情逐渐平息,到海外疫情爆发,到现在,基本所有使馆都关闭签证通道。
  
  2月,像泰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西班牙、法国、德国、波兰等国家的签证可以办理,还有些业务可以接。
  
  3月初,国外疫情大范围爆发后,很多国家都暂停了签证业务,像马来西亚、泰国、南非这些地区的签证办理都关闭了。3月中旬以来,签证行业按下了暂停键,海外疫情大爆发,随着这些国家陆续关闭国境,签证行业的业务量从少降至无。新桥签证只是海量办理签证服务机构中的一家,目前,公司基本处于休假状态,也没有客户咨询,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哪都去不了。
  
  梁振明坦言,对于旅行社旗下的签证公司,和他们这种签证服务机构来说,影响都很大,前者要承担高人工成本,而像他们这类公司,没有收入,只能扛一扛。
  
  以下为梁振明的自述:
  
  ◆急着帮客户办理业务,年初三就匆匆返京
  
  1月27日(大年初三),我就从老家江西九江返回北京了。
  
  我是1月21日回家过春节的,从除夕那天开始,明显感受到疫情开始让人们变得紧张。大年初一,我们都没有外出拜年,也渐渐听到越来越多不利消息,得知武汉及湖北其它城市也开始封城。当天,我觉得可能过不了几天,九江和南昌也会封城,于是当下决定,第二天就回北京。
  
  而且,当时主要觉得不能耽误工作。我们是一家世界500强中企的签证供应商,他们的出境业务基本都是我们在负责。从去年12月开始,我们陆续在为这家公司的员工办理西班牙签证,他们要参加今年在巴塞罗那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下称“巴展”)。
  
  这家企业的员工要在展会前几天,2月18日左右到巴塞罗那。过年前,这批员工中,有大概50个人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还有几名员工之前没有及时提供材料,就只能等过年后再办,但年后留给我们递交的时间也不多。因为我们帮他们代办的是欧洲申根国签证,不能在网上完成递交流程,所以必须确保我们有人在北京。
  
  本来我预计初九回北京,初十(周一)正式上班。我怕初九回北京,县城可能会封路,老家到九江和南昌的路不通就麻烦了,所以我初一当天决定,第二天就走,临时买的机票,从南昌飞回了北京。果然,回到北京后没几天,从我家的县城去另一个县城的路就不通了,我还庆幸自己早些回来了。
  
  1月28日,我去西班牙签证中心递交了剩余员工的签证申请。当时还是春节假期,驻北京的签证中心与使馆中,只有3个国家正常开放,西班牙,巴西和印度。
  
  当时,西班牙驻北京大使馆和签证中心还开着,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巴展对西班牙来说,是一场很重要的展会,大使馆也是支持的,所以申请签证的通道还通畅。而在北京,印度和西班牙签证中心都是由BLS公司承办的,归属同一家签证机构。
  
  至于为什么当时巴西签证中心还开放,我觉得可能是当初一些国家觉得疫情不太严重,包括巴西的总统到现在还认为这是一场普通流感。可能他们对疫情重视程度不够,觉得没关系,还可以继续开下去。
  
  到2月6日,这家公司最后一批员工的西班牙签证都批下来了。紧接着,在2月13日,我得知巴展取消了,当下就觉得太可惜了,努力了很久,结果去不成。包括从这家公司内部了解到,他们在酒店、机票、签证、设备上损失还是挺大的。
  
  ◆着急出境,到被迫变得“佛系”
  
  我们公司主要的客户来源是企业客户,特别是在境外有工程项目的公司,包括一些手机厂商、房地产商、外贸企业、电力行业公司、国际工程公司等等,他们有很多境外项目,都要赶在2月出境,尽快处理业务。
  
  那段时间,这些企业基本上每天都在与我们联系,但我们给他们的答复基本上都是办不了。有些公司把签证资料快递过来,现在也一直放在我们公司,没办法处理。
  
  当时我们有客户在印尼有项目,他们计划过年后立刻办好签证过去印尼,但由于疫情原因,印尼2月初就不让中国公民,和14天内到过中国的其它国家公民入境,签证也不能办。我们想了各种办法,例如去马来西亚或是泰国入境停留14天,顺便去泰国办理印尼签证,但是客户对泰国也不熟悉,还要自行找酒店隔离14天,这种情况下也不能病急乱投医,最后就不了了之。
  
  3月9日,印尼使馆说可以办签证,但需要提供健康证明(核酸检测证明),还需要到公证处公证。但现在核酸检测太难了,都不知道去哪操作,所以至今也没有办成签证。
  
  即使是印尼使馆可以办理签证,也不能入境,因为要去第三国隔离14天,但现在没有第三国可以让人们隔离14天。
  
  同样在2月份,印度宣布中国公民的签证暂时失效,影响太大了,当时很多客户都在询问有没有特别途径。印度驻华大使馆当初说,有紧急情况可以联系使馆,但印度驻北京使馆基本上不回复。
  
  我们有一个客户,刚好赶上印度第四大银行(Yes Bank)破产,他们在印度几百万美元的资金都存在这家银行,很着急。我们也想办法联系使馆,但是没有回复,后来客户自己和使馆联系也是一样的状况。但据我在签证同行的印度交流群里了解到,印度驻上海使馆曾开出过紧急情况签证,但不清楚是在什么情况下给出的,北京和广州都没有先例。
  
  2月份,我们的客户每天都在问各个国家签证的新政策,现在基本上不问了,形势很明显,现在出去基本不可能了。
  
  ◆公司业务量骤降90%,现在近乎为零
  
  我们公司有10名员工,从春节返京到现在,就我和另一个同事在负责办理所有业务。
  
  那时候我们其它的同事还没有回来上班,我打电话和他们说不用着急回公司,没有什么事,我们2个人就能忙得过来。我了解到,其它的同行有些是2月下旬返京上班,但也没有什么业务,都是不慌不忙返京的。
  
  我们公司有的同事2月底返京,但因为这段时间实在没什么业务量,在北京自我隔离了14天后,就又回老家了。
  
  这段时间,我们也有在家办公,近半个月,基本上是属于放假状态了。有时候,偶尔会去办公室处理点事情,没有业务,该理的账也理完了。
  
  真正开始感受到行业震动是在2月初。当时,中国最大的一家签证公司百程倒闭了,我还觉得挺震惊的,虽然疫情只是一个导火索,但当时我们还没有很大的危机感,和同行提起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经营不善导致的关闭。
  
  2月初,有一些国家开始限制中国公民入境。美国不允许中国公民,以及14天内去过中国的公民入境。印度也宣布已有的签证失效。我那时觉得这些国家有点小题大作了,过不了几天,等国内疫情稳定下来了,应该都会开放签证了。
  
  但还是有些国家依然对中国保持开放的,我们的业务也没有中断,包括法国、德国、南非、波兰这些国家的签证中心,大多是从年前开始放假,之后在官网通知中一再推迟开放时间,也都开始陆续营业了。其他国家像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签证也还是可以办理的。整个2月,公司业务量基本下降了90%以上,但我觉得还是能坚持的。
  
  到了2月中旬,我每天都在盯着新闻,关注疫情变化,当时看到中国各个城市,疫情数量逐渐控制住了,当时想着,海外国家的签证会慢慢放开的。这个时候我还不怎么担心,和同行们聊天,都觉得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到4月初,签证办理怎么说也能恢复正常了。
  
  真正让我们觉得担心的是2月底,韩国的疫情爆发了,当时很多国家就立刻对韩国实行了封锁,而日本在游船事件后,也遭到了同样的状况。当时就觉得境外可能不会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随后,意大利和其他欧美国家跟着也爆发了疫情。当时我去德国签证中心送签,签证中心基本没人。我就觉得,国内刚看到曙光,国外又乱了,这时我才觉得,恢复正常已经遥遥无期了。
  
  2月到3月,我们还有少量业务,3月上旬与2月相比,也呈一个下降趋势。3月初,疫情开始大范围在国外爆发后,很多国家都暂停了签证业务,像马来西亚、泰国、南非,这些国家都关闭了,南非是开了又关。所以从3月中旬以来,基本上没有业务了,也没有客户咨询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哪都去不了。
  
  现在看来,我个人觉得在7月到8月,签证行业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就很不错了。现在欧美国家属于第二批大范围爆发疫情的,不知道像南美、非洲这些国家会不会有第三批疫情爆发,恢复主要还是要看疫情发展。
  
  在此之前,不管是签证行业,还是出境旅游行业,基本上都是停的。签证行业分两类,有一部分是旅行社旗下的,就服务于这家旅行社。一般出境旅行社的员工比较多,像港中旅、中青旅、康辉这些公司,对他们的影响肯定是更大的,他们的人工成本会更多一些。
  
  第二类是像我们这种办理签证的服务机构,公司有10名员工,算是签证行业里中小规模企业,对我们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完全没收入,只能扛一扛。公司给员工每个月发3000元的基础工资,公司没有收入,加上房租等开销,持续亏损下去,对公司来说也很不利。
  
  我们一些同行开始做起了微商,还有一些同行去跑闪送,做一些外卖兼职。我们公司也在想,这几个月怎么度过?我个人觉得突然间也没法发展副业,客户、客源、产品并不是立马就有的,现在找到能立马开展的行业基本也是不可能的。
  
  这段时间也只能是好好做一些“修补”工作。之前比较忙,公司的网站建设、小程序等都搁置了,现在想多和别人交流,再多学习一些东西。
  
  本文经授权转自志象网(ID:passagegroup)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