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受疫情影响,国内外的民宿经济受到了重创。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1-2月期间,74.29%的酒店和民宿选择了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27天,民宿的入住率平均同比降幅为70.30%。在此期间有85.71%的民宿都进行了不同长度的停业。而此前,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为165亿元,同比增长37.5%。报告预测,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继续保持50%左右的增长速度。
  
  近期,国内旅游业逐步复工复产,部分民宿经营也趋于好转,但受到跨省旅游限制及旺季已过的影响,部分区域的民宿经济仍然没有起色。莫干山清明假期订单只有个位数;丽江大理虽开放旅游时间较早,但目前的客流仍然低迷;崇礼滑雪小镇的雪季也已经过去……来自莫干山、大理、丽江、崇礼等民宿聚集地的7位民宿老板向凤凰网旅游讲述了被称为“疫情下第一个归零行业”的民宿故事。
  
  国内旅游业有序复工复产已成大势所趋,近期,凤凰网旅游将推出“旅业复工记”系列报道,及时跟进国内旅游企业复工复产步伐。
  
  01. 崇礼:民宿暂时不能收客
  
  3月30日,浙江省文旅厅负责人在第四十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面向大众游客全省联动发放了超十几亿元的文旅消费券,许多地方6月份前景区也将采取免门票的优惠措施,衢州市更是宣布所有景区除节假日外向全球游客免费开放。
  
  京张高铁的开通为崇礼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这个跟随着北京冬奥会的东风发展起来的滑雪小镇本应该在今年冬天迎来又一个滑雪热潮。但疫情却让这里的滑雪和民宿行业受到了沉重打击。
  
  崇礼万龙滑雪董事长罗力曾对媒体表示,雪场预计在这个冬季的接客量从之前的30万人次增加到50万人次,收入达到2.6亿元。但是疫情导致今年盈利的目标已经无法按预定计划实现。据罗力介绍,万龙滑雪场2月26日重新开放之后,每天滑雪的人数只有百人左右。
  
  滑雪场生意不好,民宿行业也就跟着惨淡。花而(化名)开在崇礼银河翠云山雪场附近的民宿因疫情关闭后一直处于歇业状态。
  
  去年10月,花而的民宿完成装修并正式在Airbnb上线营业。12月进入雪季,很多北京周边的游客在周末来到崇礼滑雪,花而的民宿生意渐渐好了起来。今年崇礼也下了几场大雪,雪质非常适合滑雪,1月的预定也逐渐跟了上来,一整个月只有四五天是空房。
  
  1月初,花而接到了一位浙江客人的订单,从1月19日到2月3日,订了16天的房。但是没过多久,崇礼7家滑雪场就因为疫情全部暂停开放了,且当地政府发布通知,要求民宿和酒店业主关闭门店,劝退客人。
  
  给浙江的客人退款之后花而并没有太过担心,她觉得年后复工之后,周末的短期游订单还是会比较稳定,但疫情的态势打乱了她的计划。
  
  自2月26日起,张家口市崇礼区万龙、太舞、银河三家雪场恢复营业。但是这三家雪场实行有限开放,游客需要在线提交审核,符合防控疫情相关条件的才能进入雪场。同时,游客不能住在民宿,只能住在政府指定酒店。花而觉得,这对于雪场来说相当于没有商业运营的可能,对雪场的经营也没有太大帮助。
  
  花而说,这几天已经有人开始卖明年的雪卡,雪卡价格回到了五年前的水平,维持在2999左右。一些雪场为了继续生存,吸引潜在游客,推出了顺延今年的雪卡等措施。花而打算五六月份再开业,在暑期迎一波旺季。她介绍说,现在滑雪场也有一些暑期主题活动,北京周边的游客也会来到这里避暑。
  
  “明年冬天崇礼一定会很热闹。”花而认为,疫情一旦过去,冬奥会的趋势还是会带起滑雪热潮,“再加上我家小区门口的崇礼站高铁开通,游客增长应该会爆发的。”
  
  凯度咨询报告认为,未来1-3个月可能会是旅游行业的艰难时期,但预计疫情结束之后会有一波宣泄消费期,疫情期间被打压的旅游需求将逐步恢复。乐观估计,这波反弹可能出现在7-8月,并在“十一”长假期间达到小高峰。
  
  02. 莫干山:4月份订单基本为零
  
  在莫干山镇和桐庐县拥有两家“云溪上”民宿的周婷整个3月都在做店内植物整修和民宿宣传的工作,她已经决定4月1日正式复工,但是目前莫干山店4月份的订单基本为零,桐庐店清明假期只有三四个订单。据周婷介绍,莫干山店内一个月的正常开支大概在13万左右,桐庐店内一个月开支在10万左右。目前店内的员工开支、水电开支等成本都是周婷在垫钱,账目上已经没有现金流。
  
  说起疫情给店里经营带来的影响,周婷说,春节期间店里的房间都已经订满,店里也购入了四万左右的食材备用,然而,1月20号,周婷接到了德清县政府的通知,要求劝退客人,关闭门店。“有的客人坚持要来,想在这里度过疫情阶段,但我们还是坚持劝退了。”周婷说。
  
  随后,店里的员工也基本放假回家了。周婷留了店长Larry和一位外地员工“小兔子”分别在两家店内看管。周婷开玩笑说,“小兔子”一个人的任务,就是要吃完那四万的食材。
  
  周婷本来希望五一假期能够回暖,但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受到推迟开学的影响,五一假期、暑假的旺季都会受到波及。“但总归还是要撑下去的。”周婷说。
  
  跟周婷的情况有些相似,“原舍依田精品民宿”负责人李菁在这段空窗期补漏了很多之前想做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比如员工培训、硬件保养、设备维护等。
  
  3月初开始,李菁的店开始走复工流程,包括采购防疫消杀用品,设立备用单独隔离区等。她介绍,最近店里已经开始有询问的客人,但是实际入住率不尽理想,去年同期的入住率是48%,而今年四月份入住率达到10%都很困难。目前李菁店内的房价是原价的6折,“浅境民宿”的房价较去年同期也下降了20%。大家都在降价售卖,价格参差不齐。李菁介绍,目前店内的现金流还能够撑两个月左右。
  
  谈到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浅境民宿”负责人崔恒源说,春节期间自己在莫干山两家民宿的直接经济损失近15万元,后期2月份3月份继续停工停业,较去年同期损失40万元。
  
  为缓解疫情期间民宿业的资金压力,2月底,莫干山所在的浙江省德清县相继出台措施,推出民宿优惠预售活动,助推德清民宿产业重回正轨。德清县政府从加大财政支持、发放消费礼包、实行能耗补贴、补助社保缴纳等七个方面,鼓励莫干山民宿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加快复苏的脚步,简称“莫干山民宿七条”,目前这些措施正在落实。
  
  崔恒源介绍说,目前民宿的贷款利率有所下调,电费也降低了,而且德清县政府机关单位的疗休养活动今年也放在了莫干山,这会帮助莫干山民宿行业加速复苏。
  
  03. 大理丽江:房价降25%-30%
  
  云南丽江和大理作为民宿行业最集中发展的区域之一,在这次疫情的影响下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酒店预订平台Booking缤客数据显示,云南地区有3万多家民宿因疫情影响而自行停业。
  
  韩菲在大理苍山脚下以自营和托管的方式经营着10栋别墅型民宿。1月中旬,他们已经收到了150多个春节期间的订单,往年春节期间的入住率也在90%左右。
  
  疫情让韩菲不得不关店。1月20日,韩菲和员工主动联络已经预定房间的客人,取消了所有的春节订单。3天后,韩菲的民宿正式歇业。
  
  据韩菲粗略估计,停业期间的损失大概在10万左右。疫情期间员工的薪资也受到了影响,只能拿到最低生活保障。
  
  3月10日,大理古城已经重新对外开放。韩菲的民宿也在3月初开门营业,最近店里已经开始有一部分四川自驾来的客人入住,平均入住率在30%左右,但与去年同期50%左右的入住率相比还是低了很多。据韩菲介绍,虽然景区已经开放,但是大理民宿整体状况还是比较惨淡的,由于客流量仍然不够,许多餐厅和民宿至今仍未营业。
  
  在丽江,民宿复苏的步伐也较为缓慢。阿若康巴民宿在丽江和香格里拉都有分店,往年春节期间阿若康巴民宿的入住率能够达到80%左右,今年停业前的预定情况一直到4月份也都是满房状态。受到疫情的影响,两家店都于年前停业,取消了约三十家旅行社的订单,六七月份的国际订单也都已取消,疫情期间损失大概在60万左右。
  
  阿若康巴民宿创始人扎巴格丹介绍,虽然景区已经开放,但游客仍然非常少。阿若康巴民宿丽江店曾于3月下旬试营业四天,但由于客流量持续低迷,目前还是处于等待恢复的状态。
  
  扎巴格丹准备4月8日起正式复工,同时两家店也都展开了民宿预售活动,入住期限为一年,房价也降了25%-30%,目前共接到了约200个订单。谈到未来的发展,扎巴格丹并没有那么乐观,他认为受到境外输入疫情的影响,再加上旺季已经过去,4月份的游客不会很多。“最担心的是如果正式复工后客流量还是上不来,这对我们打击会非常大,因为复工之后的员工工资、水电费等成本都要上来了。”
  
  当地也有部分青旅正处于回暖的状态。“背包十年青年公园”青旅丽江店店长cici(化名)介绍说,2月22日店里就已经开门迎客,客流量每天都会增长十几个,比去年同期还要好一些。同时为了继续稳定客流,他们在3月初下调了床位价格,所有床位房调至20元一位,相比往年下降了40-50元,这也是有史以来的最低价。“这个月我们做优惠和促销主要是想回暖客流,店里基本是不赚钱的。”cici说,停业期间他们的房东给减免了两个月的房租,这无疑是给他们“雪中送炭”。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