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旅大师,ID:airwefly
  
  这是一篇长达80小时的“逃难”之旅,作者是英国留学生,随着英国疫情的发展,英国回国机票越发紧俏,直航航班售罄,新加坡香港迪拜等传统中转地也陆续关闭了通道。
  
  目前,可选的中转地还有日韩泰国等,不过为了尽早回国,同时节约成本,本文的作者在阅读了小圈的游记【疫情下为了从美国回家,我竟被迫去了趟非洲】后,选择经由非洲国家埃塞俄比亚转机回国,全程加上落地后的检疫花费80多个小时!非洲机场转机是否方便?北京落地后又经过了怎样的复杂检疫?一起去看看。
  
  在国内疫情爆发初期,远在英国的我担心卫生意识较差的西方人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就提前准备了足量的医用口罩和N95口罩。随着国内强有力的防控措施,本以为疫情在西方也会随之转好,没成想,如今它却开始席卷全球。
  
  ◆二次改票提前回国
  
  3月8日在意大利疫情爆发并决定封城之后,不乏有意大利人向邻国逃去,此时,完全不设防、不检测体温的英国机场给了疫情严重国国民一个“理想”的方向。
  
  而此时,英国政府仍对疫情的发展表现的毫不担心,不检测有症状患者、隐瞒国民真实疫情和有意改造海德公园为太平间等措施使得英国在短短一周内获得爆发性增长,加之随之而来的“群体性免疫”策略,促使我迅速决定买票回国,起初打算买3月25日和9月份的往返票,这样的组合票通常会比单程购买节约很大一笔费用。
  
  3月9日,仅仅间隔一天时间,英国确诊人数再次加剧增长,与此同时,各国股票大跌,道琼斯指数也发生了历史上第二次熔断。我决定将回国计划提前,根据票价比较买下了较为便宜的18日的俄航,打算顺便体验传说中战斗民族的飞行本领。
  
  不料英国的爆发趋势再次超越了我的不保守估计,3月13日英国的确诊增幅再破新高,我决定立即回国,买下了隔天的航班。
  
  临走当天,又查了下近两天内的机票票价情况, 那时候部分航班经济舱已经售罄,公务+经济舱的组合票价最高也涨到了四万元。
  
  ◆启程去机场,少有人戴口罩
  
  伦敦时间14日清晨,做了最后的行前准备,口罩、纸巾、充电宝、酒精棉片和一次性手套一应俱全,约好专车去大巴车站。
  
  英国专车的价格还是比较高的,素有“伦敦一公里,一百人民币”之称,从我家到车站总共3公里要一百块人民币。
  
  14日12:00准时到达大巴车站,始发站的大巴上只有6位乘客,除了我没人戴口罩,大家都坐在前面,我当然选择远远地坐在后面。大巴车晃晃悠悠一个小时才从布莱顿到了经停的盖特威克机场,在这里又上了几位乘客,同样没有戴口罩,甚至有位刚从盖特威克机场下飞机的旅客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手拿着汉堡吃得正香。
  
  15:40到达希思罗T2。从下大巴到T2航站楼,不论是电梯间还是值机柜台,只有极少数外国人戴了口罩,而我们的同胞有的不仅戴了口罩和防护镜,还有的穿着防护服。
  
  埃塞俄比亚航空可以在官方APP预留选座和自助值机,并可在值机柜台免费换取空余的安全出口位置,不愧是非洲最现代的航空公司。
  
  不过,机场里的防控意识依然堪忧。从值机到安检,希思罗机场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防疫措施,没有热成像检测也没有体温检测。
  
  机场餐厅和免税店里也是除了中国人外没有多少外国人戴口罩。在洗手间门口,有看到同胞在更换一次性手套以及用酒精棉片进行消毒,但并没有看到外国旅客有防护。【在这里还想吐槽一下希思罗机场的洗手间,水流小形状细,并且大多数洗手液盒里没有洗手液】
  
  随后的整个登机过程同样没有任何检疫措施,希思罗机场对疫情防控工作正如新闻里所说没有任何重视。
  
  第一段是从伦敦飞往埃塞俄比亚首都,目测经济舱客座率在95%以上,中国人占比约55%。飞机上的空乘和中国人均佩戴了口罩,外国人仍是只有少数戴口罩。
  
  伦敦时间20:37,飞机滑跑,翼流在机场的灯光照射下显得鲜外夺目,第一段航程正式起航,飞向远在南边的非洲大地。
  
  ◆埃塞俄比亚初体验
  
  飞机上,许多同胞选择了不吃不喝的“隔离”方式,但作为吃货的我还是忍不住选择了俄塞俄比亚航提供的餐食(不过实在是不和胃口),餐后把医用口罩换成了N95口罩。
  
  第一段航程约为6个半小时,当地时间凌晨6点刚过,飞机在缓缓升起的朝阳下轻盈着陆,开舱门后乘坐摆渡车进入机场,整个下机过程没有任何检疫措施。
  
  埃塞俄比亚航空对于转机时间超过8小时的旅客提供了一系列的免费服务,包括免费的签证、酒店及接送机。(如果没有携带飞机上发的健康登记表,可以在窗口排队补办后进行免费的转机服务)【注:由于当地也出现了11例确诊,3月20日,埃塞俄比亚更新防疫政策,所有抵达埃塞的旅客必须自费到指定酒店隔离14天,中转旅客也只能在免费提供的中转酒店里隔离不能出去乱逛】
  
  来到机场大巴站,等车期间和当地居民聊了会儿天,体会到非洲朋友生活的不易,但却仍然对生活充满希望。大巴司机的日工资约35美元,伙食费15美元,随后问过一位卖东西的小朋友,每天只能挣1-2美元。
  
  到了埃塞俄比亚航免费提供的中转酒店, 远大于英国普遍仅有10平米的酒店,而且还提供免费的早餐与午餐。
  
  中转停留期间,特意进入非洲的大街小巷逛逛,这里的街道多为双车道,道路还算平整,但由于地处沙漠戈壁,公路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土。
  
  当地的水果以芒果、香蕉为主,随处可见水果摊和繁忙的农贸市场,这边的超市种类齐全,不仅有中国元素的茶具也有古典西方的艺术品。
  
  当地的出租车支持比尔和美元,我大概坐了十公里,一共花了120元人民币。
  
  天黑后要开启后一段的回国旅程。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的安检非常简单,仅仅是脱了鞋子并把包和衣物过了一下传送带,没有搜身就让过了。
  
  安检过后在进入海关前,迎来了这次旅途中第一次测体温:36.7,正常!过海关之后还有第二次安检。
  
  登机口旁的中国人占大多数,戴口罩的旅客也随之增多。登机前迎来了第二次体温检测。在体温检测方面,博莱机场要比希思罗机场靠谱。
  
  第二段的客座率也在95%以上,大多数是中国人。这一段的配餐依旧是非洲风味。
  
  起飞约6个小时后,终于进入了中国边境。进入领空的那一刻,心里才真正踏实下来,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
  
  ◆落地首都:8小时走出机场搭救护车去医院
  
  16日15:00-经过第二段十个半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在此之前,首都机场已经要求全部国际及来自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均停靠首都机场处置专区T3-D区。【注:从20日开始,首都机场的国际航班已陆续被分流到周边城市作为第一入境点】
  
  开始下飞机时,才知道是分批下机的方式:意大利出境和有发热症状的旅客先下飞机。
  
  由于在出发前72小时内有过发热史, 我主动上报了情况并第一批下机,并在机场就被安排做了咽部取样检测。
  
  ・15:30-排查下机:经接地、滑行、靠桥等一系列流程之后出了舱门,第一批下飞机的只有15人。在廊桥口,我们先被水银体温计逐一排查,其中正在发热旅客优先去往D区4层隔离区,随后再是剩下的正常体温的特殊旅客。
  
  ・16:30-两个隔离厅:在隔离厅确认完信息并再次填写了一张健康表,1小时后我们去了隔壁的隔离厅继续用水银体温计测了两次体温并填写了一张更详细的健康表,上面包括近期的活动以及家庭信息等。
  
  ・17:30-继续询问:在工作人员讨论之后,我被确认为情况较轻旅客,于是被安排在了后面,经过两个小时的排队,终于到了询问环节,向工作人员汇报了近期的身体状况,然后继续在“咽部取样”环节排队等待。
  
  ・20:30-咽部取样:在机场T3-D区的负压室做了咽部取样(压舌头)后,开始等待负压救护车运往北京地坛医院做进一步的全面检查。
  
  ・23:30:终于坐上了四个人一辆的救护车去往地坛医院。
  
  ◆地坛医院:9小时一夜未睡的三项检测
  
  凌晨0点:到达医院时已排起了长约20米的队伍,在寒风凛冽中,还有不少检测完在临时搭建的公棚里等待结果的旅客。这些人里有的是因为口干口渴被带来检测,有的是因为吃过消炎药被带来检测,还有的只是因为问答时咳嗽了几下就被带来检测。
  
  北京地坛医院公棚还偶遇国航机长也来检测。
  
  ・凌晨1点-排队挂号:挂号室只有一个窗口,效率比较低,经过1个半小时的排队才拿到挂号单,看看叫号屏,前面还有70位在排队。【不过,排在我后面的两位国外旅客,却在短短十分钟内完成了之后我等待5小时才完成的会诊和抽血】
  
  ・6:30-会诊:大约5小时的排队后,终于进入了会诊室,在询问身体状况后开了会诊单(其实就是张准许抽血等后续检查的许可表)。
  
  ・9:00-完成三项检测:一共三项检测:抽血(血常规,CRP)、CT,鼻咽拭子核酸(这个跟机场的咽部取样不同的是将棉棒伸进鼻子转几下,不过两种取样的结果都是在第二天下午3点在自助机上打出来的一张表上)。
  
  ・17日15:00-终于拿到了检测结果,阴性,整个检测费用409.05元,挂号费70元。随之被统一安排到下一个集合点:九华山庄。
  
  ◆回家:离开北京,可能的漏洞
  
  按照北京市的要求,检测完成后的北京市当地居民,由各自所在管辖区的隔离车当天接回,非北京本地旅客,想当日回所在城市的,可到达九华山庄现场联系各省驻京办或与市联防联控部,选择以下几种方式回家:
  
  (1)转机或坐高铁,他们会派车点对点接至机场或者火车站。【这几天看新闻,没有经过检查的到京旅客,要想回自己的城市,也可以选择转机或坐高铁,这或许是一个防控漏洞,最近各有一例在北京和上海中转后坐高铁到山东后确诊的案例,就增加了不少高铁上的密切接触者】
  
  (2)派车点对点直接送回目的地所在市,并按当地政策进行酒店隔离或居家隔离
  
  如果想第二天再回自己目的地的旅客,则可选择在隔离酒店“九华山庄”住一晚。住宿费是360元一晚,早午晚餐皆为50元一份。
  
  之前一直想去九华山庄泡温泉,没想到温泉没泡“隔离”先行,我选择了在这家酒店过夜,第二天再回家乡。不过酒店的设备略有老旧,整体环境与设备略逊于广州的南航明珠大酒店。
  
  17日晚上8点,在结束了长达八十个小时的回国旅程后,终于得以躺在祖国的床上,心里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安宁。
  
  18日,已事先联系好的隔离车将直接送我回家乡,车为目的地所在市的联防联控部组织,免费。先回机场帮我取了行李,然后直奔目的地所在市的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我所在的城市当地的隔离政策在18日我做检测期间刚刚变为自费,一天180元(100住宿+80餐食)。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