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01

  国内知名民宿预订平台「悦宿」业务陷入停摆状态,大部分团队成员遣散,悦宿App大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

  劲旅君日前打开悦宿App尝试预订房源时发现,消费者与房东沟通的会话功能已经失效,无法正常发送信息,频繁显示“会话登录已失效,连接中……”

  多数房源在提交申请预订后,所有日期均显示“当前日期不可订”,悦宿官方客服电话经多次联系也无法接通。

  有在悦宿平台曾经上新房源的房东也向劲旅君反映,早在几个月前,自己的房源就不在悦宿上线,平台负责房源的员工也不再与房东有业务往来和交流。

  劲旅君联系到的多位悦宿员工,后者证实悦宿业务基本停滞,公司员工绝大多数已经被遣散,只留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员工,负责简单的运营维护。

  民宿预订平台悦宿去年底开始筹备,今年3月高调上线,由前爱彼迎中国区负责人葛宏一手创建。

  葛宏拥有一流的创业背景,河北高考状元、清华耶鲁高材生,拥有谷歌、Facebook的经验加持。归国后曾担任爱彼迎中国区负责人,后因“办公室绯闻事件”遭爱彼迎除名。

  沉寂一年半后,葛宏高调杀回民宿预订市场。悦宿核心三人创始团队颇为豪华,除了葛宏之外,悦宿产品技术负责人肖新攀曾是葛宏在Facebook的同事,Snapchat第二号中国员工;悦宿COO杨慕涵也是纬度互动创始人CEO,拥有丰富的整合营销经验。

  如今来看,葛宏的雄心壮志和豪华的创始团队,未能阻止其民宿梦的二次折戟。

  02

  悦宿的折戟早有端倪。

  自3月召开发布会后,悦宿就少有声音。直到今年7月,脉脉上突然有消息爆料:

  某民宿平台(*宿)70多人,今天(7.2)突然制造变化,裁员好多人,产品留一个,前端留一个,安卓留一个,IOS留一个,设计不留。项目停止,重新找方向。工资开到7.12,六个月试用期,基本上没有人转正,以后找工作六个月试用期的创业公司不考虑了。

  陈念(化名)是最早入职悦宿的老员工之一,她向劲旅君确认,公司的确是从7月份开始出现重大变化。

  “7月之前,公司的业务一直开展的很好,甚至一度高速发展。”陈念回忆,自从3月发布会之后,悦宿随即进入快速发展期,人员从最开始的十几人,迅速扩充到近80人。

  在房源拓展方面,悦宿进展很快,3月就突破了1万套,此后每个月都快速增长,到了7月至少有3-5万套房源。

  在平台建设方面,悦宿拥有完整的开发团队,IOS、安卓、小程序均自行设计并维护,系统流畅,体验感很好。

  在团队建设方面,受到葛宏硅谷经验的影响,公司提供员工休憩、零食、优越办公环境等一系列福利。在陈念感受中,悦宿不像一家创业公司,一开始就朝着一个大互联网公司的路子在走。

  一切都很完美,但就是这一脚刹车,让陈念在内很多人都懵圈了。

  “太突然了,都不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陈念向劲旅君说道,在7月前后,公司员工就私下传言,创始团队开始跟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聊业务转型的事。直到有一天,葛宏和创始团队召集全公司所有人开大会,正式宣布公司要进行业务转型。

  葛宏并没有明确表示民宿预订业务要停止,只是号召全公司都头脑风暴,为公司下一步有可能转型的方向出谋划策。在此之后,陈念开始发现同事们陆续都开始离开,而且离职速度越来越快。

  7、8、9三个月,悦宿日常业务虽然正常进行,每天依然有房源上线,有订单进来,但技术团队几乎没有人了,其他部门只剩一两个。

  陈念熬到了10月,她一直看好葛宏,希望创始团队能够确定新创业方向后,继续干下去。不过,陈念逐渐开始无事可做,最终没等到葛宏力挽狂澜,选择辞职。

  03

  劲旅君多方采访了解到,迫使葛宏选择业务转型的诱因之一,或是订单量不足。悦宿定位于精品民宿预订平台,葛宏为房源筛选制定了很高的标准,这的确保障了房源品质,但这也导致订单量上不了。

  悦宿订单的客单价普遍较高,查阅平台房源发现,单价在千元以上的房源比比皆是,在内部还专门有对接大客户的部门,专门为这些高价房源拉拢房客。但反应在数据上就不那么好看了。

  这就导致一个问题,悦宿的做不出好看的GMV,也无法做大规模,还导致ROI极低。一位民宿预订平台资深人士分析,国内很多民宿预订平台都对标爱彼迎,房源也讲求品质,运营精益求精。

  “这批创业者忽视了一点,爱彼迎的成功有自己独特的历史背景和优势。爱彼迎中国可以短时间不在乎盈利,大肆广告投放、房源精挑细选。因为它不缺钱,也不缺时间,更不缺未来,爱彼迎上市已经板上钉钉。试问其他平台可以吗?”

  他同时强调,国内民宿预订平台三家途家、爱彼迎和美团民宿已经确立了这个行业基本商业模式,房源大小通吃,配比合适;流量要有靠山,稳定充足;运营高效低本,控制团队规模。

  反观悦宿,似乎哪一条都不占。

  或许这些诱因迫使葛宏反思,悦宿的商业模式,能够跑通吗?

  此前葛宏在接受劲旅君专访时说过:“作为程序员,自己会把这件事情提前演练很多遍,如果逻辑是对的,那一定要做出来。”

  如今看来,葛宏开始调整逻辑了。

  04

  多方信息反馈,葛宏在创业后不久,已经开始思考转型方向了。此前葛宏在公司的时间比较多,和员工交流也很积极,后来开始频繁外出、出差,并有意和公司骨干讨论其他方向创业的可能性。

  天眼查显示,悦宿的实控公司想住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3月和5月分别进行了注册资本变更,从最初的100万,变更为170万(1月)、500万(3月)和1000万(5月)。

  从这一举动上看,悦宿5月之前都在为做大做强提前备课。另据知情人透露,悦宿不缺钱,7月大批裁员之时,员工工资、赔偿等分文不差,此后即便公司已无业务,闲置员工工资照发,有些技术人员甚至带薪休假。

  不过悦宿成立之后也在积极找融资,曾经有一轮融资谈妥了,但最终并没有到位。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悦宿背后的资本方始终看好葛宏,但有可能对民宿预订这个买卖,并不看好。所以才希望悦宿能够转型,找一个更好的创业方向。

  还有消息显示,葛宏曾经有计划将悦宿卖给小红书,不过随着小红书被下架而不了了之。

  无论如何,葛宏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另谋创业方向了,至于民宿预订这个业务,要不是继续坚持下去,或许很快就有答案,劲旅君将持续关注。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