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

  10月中旬,印度连锁酒店 OYO宣布获得15亿美元新融资。根据该公司的声明,此轮融资过后,OYO 的估值将再度翻番,继Paytm之后,成为印度另一家百亿级别的独角兽。

  对于目前“流年不利”的软银而言,这不啻一针强心剂,足以让孙正义稍事喘息。

  今年Uber流血上市,不过数月,市值“跌跌不休”不断缩水。近来WeWork的IPO又受挫折戟,估值“膝斩”。孙正义的眼光、软银的投资策略均遭到广泛质疑,以至于孙正义因投资业绩远未达到预期而“感到惭愧和紧迫”。

  2012年,年仅18岁的李泰熙(Ritesh Agarwal)在印度的奥里萨邦创办了Oravel,这便是OYO的前身。时至今日,这家公司也才仅仅7岁,而创始人今年不过25岁。

  2015年8月,OYO启动B轮融资,从软银集团那里筹集到1亿美元。此后,孙正义的软银几乎出现在OYO后续的每一轮正式融资名单中,且不断加码。

  而OYO也确实没有让孙正义和软银失望。仅仅用了7年,它就发展成印度最大的经济型酒店预订平台,在全球10多个国家和5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2017年,OYO进入中国。2年后,OYO在中国就拥有了10000多家酒店、50多万间客房,续约率达到97%,并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

  但“誉满天下,谤亦随之”,今年年中以来,OYO中国频繁裁员,高管如走马灯般穿梭离职,一时争议四起。

  在WeWork的危机爆发之后,外界又将目光聚焦于OYO身上。通行的看法是,OYO的出现,对于整个酒店行业具有颠覆性意义,但遗憾的是,迄今仍然难看到任何盈利点。

  其竞争对手RedDoorz等公司,也以WeWork为殷鉴,选择了更为“清醒”、“健康”的融资与扩张方式,虎视眈眈图谋超车。

  内忧外患,前狼后虎,OYO会负重进化为“软银之光”,抑或是步Uber的后尘?

      估值翻番,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

  早在10月初,就有外媒报道称,印度酒店连锁OyoHotels&Homes正从其创始人Ritesh Agarwal、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以及其他投资者那里筹集15亿美元资金,同时向国外市场扩张。

  此后不久,OYO便宣布获得15 亿美元新融资,并将利用资金拓展包括美国、英国在内的海外市场。

  根据彭博社的消息,公司创始人 Ritesh Agarwal 作为本轮融资的领投者,投资近 7 亿美元购买该公司发行的新股。软银(SoftBank)和红杉印度(Sequoia India)等投资机构将提供其余的投资金额。

  Agarwal在购买 OYO的新增股份之外,还计划购买OYO现有投资者手中的部分股份。OYO现有投资者手中目前持有价值约为13亿美元的股份。这位年轻的创始人今年7月登上了新闻头条,他计划斥资20亿美元,将自己在该公司的股份从约10%提高到30%。

  据知情人士透露,日本银行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和野村控股公司(Nomura Holdings Inc.)正在为Agarwal的股票收购提供资金。OYO表示,Agarwal正在从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和SequoiaIndia手中购买部分股票,并将通过一家名为RA Hospitality Holdings的实体进行交易。

  7年前,Agarwal创办了这家初创公司,当时他才十几岁,大学辍学,揣着微薄的预算环游印度。在住酒店的时候,由于缺乏标准,他的体验很不稳定,极其糟糕。但他也从此发现了商机,启动了其在线酒店服务。

  如今OYO的目标,正是为旅行者提供始终如一的体验。其服务覆盖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万间客房,其中包括中国的50多万间客房。OYO于今年早些时候进入美国市场,目前在60个城市拥有7500间客房。

  OYO主要是与酒店业主签约,然后帮助他们升级从浴室设备到家具和床上用品等设施,为他们提供床单和洗漱用品等标准化用品,以及培训员工等支持。OYO雇用了数百名专业人员,他们根据大约200个因素评估酒店的表现,包括从床垫和亚麻布的质量到水温等。为了获得房源,以及将其打上鲜红色的OYO标志,大多数酒店经营者必须同意改头换面,这通常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

  此后,OYO就可以从每次预订中获得大约25%的分成,而其酒店的客房定价通常在25美元到85美元之间。

  该公司最近几个月一直在积极推动印度以外市场的拓展。今年6月,OYO首席运营官Abhihav Sinh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将在全球15到20个重要国家开展业务。

  今年 5 月,OYO 在美国以 4.1 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度假租赁公司“@Leasure”;而就在今年四月,OYO又成功得到了Airbnb的投资;今年 8 月,公司还收购了位于拉斯维加斯的Hooters Casino酒店。这些收购让投资者们兴奋不已,OYO俨然正在成为主宰酒店业的未来霸主。

图注:OYO的并购历史

  此外,OYO 在中东、中国以及拉丁美洲也都开设了酒店业务。

  2018年10月30日,OYO在进入中国一周年之际公布数据:OYO在全国292座城市运营6700多家酒店,管理31万间客房。

  今年OYO又公布了一组惊人的数据:截至2019年5月底,OYO酒店在中国拥有超过10000家酒店、50万间客房,续约率达到97%,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其2019年的目标是覆盖全国1500多个城市,2万多家酒店。

  创始人甚至放话称,2023年要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

  图注:OYO中国每日总店数

  红杉资本印度咨询公司(Sequoia Capital India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 Mohit Bhatnagar 曾向媒体表示:“OYO带来了两大改变——高效改造现有酒店和对物业管理的科技赋能,这些都为 OYO在未来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奠定了基础。”

  Agarwa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真的相信,我们将能够在印度之外建立真正的全球品牌,同时确保业务高效运行,并有明确的盈利路径。”

  根据该公司的声明,此轮融资过后,OYO的估值将再度翻番。100亿美元的估值,也使OYO成为印度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仅次于数字支付先驱Paytm的母公司One97Communications。

  值得一提的是,软银也参与投资了印度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 Paytm,后者的估值约 150 亿美元。近年以来,软银的投资提升了OYO、Paytm以及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的估值。

       软银的投资成为负面品牌?

  近来,在WeWork的IPO折戟、估值“膝斩”之后,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OYO的估值上。后者也是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之一。这家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酒店连锁,一直是印度初创企业的成功典范之一。

  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进行了一系列交易,以看似过高的估值收购了几家早期投资者的股份,其中包括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在印度和东南亚的投资部门。碰巧的是,他购买这些股份的资金,来自与软银关系密切的几家日本金融机构。

  唯一的坏消息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红杉中国分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投资OYO在中国的业务,但最终的决定是不投资。然而相比15亿美元的融资,只能说是无伤大雅。

  虽然尚不清楚由软银支持的WeWork和OYO的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但如今形成的影响,或许已经向太平洋两岸的年轻科技初创企业及其支持者敲响了振聋发聩的警钟,令他们保持清醒。

  迄今为止,软银在科技领域的做法是,通过向投资组合公司提供远多于任何其他对手的资金来消除竞争。软银提供的资金,可以使被投公司迅速扩大规模,建立近乎无敌的市场主导地位。这与亚马逊、谷歌或阿里巴巴等知名科技巨头在各自市场领域中所做的类似。

  然而,这些由软银所支持的公司,现在可能正在失去其“无敌光环”。因为市场对软银和愿景基金向年轻的初创企业提供无穷资本的能力失去了信心。

  此前,对于创业者来说,软银的资金一直非常诱人。其他投资者通常不会向现金短缺的企业家提供更高的估值,尤其是在印度,因为印度国内的风险资本比较匮乏。

  但一位新加坡的印度风险投资家表示,接受了软银的资金,“企业家们就走上了跑步机”。鉴于市场普遍对软银为这些公司开出的估值持怀疑态度,软银的估值就“成了悬在你头上的一把剑”。

  事实上,许多创业者表示,软银的投资已经成了一个负面品牌。

  与其他投资者组成的联盟,可以比软银更有效地帮助初创企业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中生存。这些联盟可以使年轻的初创公司保持更多的控制权,并且避免可怕的“下跌轮”——也就是其最新的估值低于前一轮。

  观察一下与OYO竞争的一家连锁酒店,就可以发现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新加坡连锁酒店RedDoorz的创始人Amit Saberwal最近表示,他希望该地区科技领域的融资方式更新颖、更加冷静清醒,如此他和他的公司也可以成为受益者之一。

  Saberwal是印度最早和最大的消费互联网公司之一MakeMyTrip的早期员工,他得到了一些大型投资者的支持,其早期支持者包括世界银行的国际金融公司、萨斯克汉纳投资集团和AsiaPartners(新加坡成长型股权投资公司)。

  但新加坡的一位早期投资者表示,一开始“Reddoorz融资非常艰难”。“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成了OYO的投资者。我们必须找到可以与软银竞争的投资者。就算是在一个月之前,仍无人知晓该如何与软银抗衡。”

  但是,随着软银继续将资金投入旗下一些亏损的投资组合公司(不久前软银向WeWork提供了95亿美元的救助计划),竞争对手看到了希望。软银及其投资组合公司所承受的压力,再加上软银在竞争不太激烈的市场并不活跃,意味着那里有更大的生存机会和发展空间。

  对于RedDoorz而言,这意味着它不会直接在本国市场上与OYO硬刚正面,而会选择在印度尼西亚等第三方市场和东南亚其他地区与OYO赛跑。

  除了Saberwal,新加坡的多数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都相信,印度的押注不如印尼和东南亚的机遇那样令人信服,这一点最终将被证明。印尼和东南亚的人均GDP较高,基础设施更好,贸易保护主义没有那么严重,而且竞争也不那么激烈。

  “印度的估值过高了,”Saberwal先生在概述OYO的海外扩张时说道,“而东南亚在技术和资本方面都方兴未艾。”

  Saberwal对OYO的挑战能否成功尚有待观察。他的商业模式还需要技术和资金来一步步执行、验证。

  不过,如果竞争环境变得越来越公平,也不再会被无限资金的虚幻承诺打鸡血,那对RedDoorz和其他玩家来说都是健康有益的。

  事实上,对于科技领域来说,现在是一个更加清醒的时代,人们应当为此额手称庆,而非一味悲观。如果现在就刺破部分泡沫,将其从行业中清除,那以后就不大可能出现像WeWork一样的剧烈估值波动。这件事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重资产化”的前车之覆

  除了WeWork泡沫幻灭引发创投界的反思、质疑,除了竞争对手的迂回作战、步步为营,OYO无与伦比的增长速度,也无法掩盖诸多隐忧。

  这首先与OYO的“初心”有关。

  印度的低端酒店比较分散,环境脏乱差,没有标准化的服务,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针对这一点,瞄准低端市场进行整合,为用户提供低成本和相对标准化的酒店服务,并通过APP和OTA平台为酒店进行导流。

  如影随形的,是重量不重质、品牌调性非常弱的痼疾。

  目前在中国,OYO对外宣称采取了轻改造、低收费的加盟模式。从OYO的加盟条件来看,可谓是完全无门槛、超低抽成模式。而据相关媒体此前的报道,OYO的加盟店大多在加盟前都经营困难,且相关手续不齐备:酒店的消防、特行和卫生这三个证,上述60%的OYO加盟商可能都有缺失。这意味着,他们随时可能停业或倒闭。

  OYO前沈阳效益总监姜宏浩曾经表示,2018年OYO的高管到沈阳出差,包括COO、CHO、酒店管理学院院长等一行人,都没有入住OYO旗下的酒店,而是另外一家四星级宾馆。

  OYO在印度和中国主打低端廉价酒店,也就是比七天、如家还要再低端一级的酒店。在外界看来,OYO很像是酒店行业的“拼多多”。

  但OYO的做法或许是在与行业宏观环境背道而驰。

  以中国为例,目前中国经济型酒店的增速下行,华住、铂涛、如家等纷纷转战中高端市场。从美国、欧洲的发展历程来看,也表明在这个阶段发展中高端酒店才是明智之举。

  在此时拉拢大量的低端商家加盟,对OYO的成本和品牌都是巨大的损耗。据报道,OYO正在付出大量保底费用来留住酒店加盟商。从RevPar看得出,OYO相比如家有3倍的差距,这样的无脑补贴无疑对OYO来说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资本噩梦。

  而另一方面,在中国消费者眼中,大量的低端酒店已经把OYO品牌定性为廉价酒店的代名词,OYO的高速扩张将无法持续提供“优质体验”。

  与此同时,OYO的管理不善也一直为人诟病。

  还是以中国市场为例。从团队构成来看,OYO中国的主要管理和工作人员来自共享单车和外卖系,并无主要酒店经营管理人员,导致其本身业务理解和运作能力过于粗犷。

  OYO上海总部的一位前技术人员表示,OYO内部存在“阿里系、摩拜系、ofo系、驴妈妈系……”等,各占山头、相互推锅、工作敷衍的情况时有发生。

  去年巅峰时,OYO每月入职1000名新员工,仅是中国区CXO就有6位之多,各类总监高级总监职位空缺三位数。但是,其国内的相关负责人也仅仅是执行层,所谓CXO经常被印度人驳回,甚至没有权限审批超过5位数的款项。

  在中国,OTA渠道是酒店行业无法绕过的坎儿。早在2013年,7天酒店创始人郑南雁就在一次行业大会上敏锐地指出,酒店集团未来最大的对手是OTA。

  2019年5月,OYO宣布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除此之外,OYO仍将向美团和携程另外支付约20%的佣金。

  巨额签约费加上20%通道费,结合前文提到OYO仅3%的签约抽成,这意味着每一单OTA流量,OYO就要付出客单价的17%,压力不小。但OYO别无选择。此前,各大OTA就曾统一封杀OYO和其众多加盟酒店,逼迫OYO妥协。

  不止在中国,2015年,OYO还曾遭印度本土三大OTA平台封杀。不过印度OTA竞争激烈且市场混乱 ,2018年最新的OTA市场渗透率仅为29%,OYO当时并未受到太大的冲击。随着OYO的壮大,OYO和国内的华住、7天一样,依托海量用户构建了自有的会员体系,逐步摆脱了OTA对其的影响。

  但2019年,OYO与MakeMyTrip达成战略合作,OYO将支付15%-25%的通道费给予MakeMyTrip。值得一提的是,携程已经通过和Naspers集团的股权置换,成为MakeMyTrip最大的股东。

  而随着大量资金的进入以及自身发展,现在的OYO也如同孙正义附体,开始了疯狂扩张、大肆烧钱的豪赌经营。

  自去年以来,OYO进行了一系列的战略性收购和业务重组。今年9月,OYO还收购了艾哈迈达巴德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同时OYO的母公司Oravel stay还与其最大的投资者软银合作成立了两家新的合资企业——Mountainia Developers Hospitality和My Preferred Transformation Hospitality ,后者由软银控股。

  根据对外披露的文件,Mountainia Developers将被用于为OYO收购新的酒店。该公司的业务将包括购买开发完善的房地产设施和土地,以开发新的酒店。

  OYO旗下还有一家实体公司Alcott Town Partners,它管理着所有的物业——包括酒店、联排别墅、民宿等,并对员工进行技术知识和酒店管理策略方面的培训。

  现在的OYO,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型酒店平台,更有多项业务加持,包括经济型酒店、精品住宅、高端住宿、联合生活空间等,甚至还提供婚宴服务和企业解决方案。尽管这些服务的市场动态和商业模式都截然不同,但OYO却认为,同时进入这些细分市场没有任何不妥。

  从投资策略上来看,OYO实际上已经越来越“重资产化”,这与WeWork租房买房变身重资产类公司非常类似,同时也更令人质疑盈利问题。今年 7 月,Agarwal就曾拒绝评论《华尔街日报》关于OYO何时盈利的相关内容。

  针对OYO最近的融资,也有业内人士发出了质疑的声音:Agarwal已经无法找到新的机构投资者。该业内人士表示,机构投资者现在对投资 OYO 会愈加谨慎。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