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这波封杀大风暴趋势,已经在全国蔓延开了……

  01

  河北红崖谷景区已经快要“凉凉”了。

  今年8月,红崖谷景区给河北省文旅厅寄去了一封“求情信”。信中显示,自玻璃吊桥被封后,景区已拖欠员工工资5个月,共计450多万元;另拖欠合作伙伴工程款1.5亿,欠供应商贷款1700多万。

  这个投资十几个亿,曾经因“世界最长玻璃吊桥”爆红,日游客量在5000余人的景区怎么会落得如此惨状?

  红崖谷景区的故事还要从2016年开始讲起。

  2016年4月底,河北白鹿集团投资十几亿元的红崖谷景区正式启动。在启动后的一年内,红崖谷景区由于缺乏引发游客兴趣的旅游产品,一直“不温不火”, 日游客量只有千人左右。

  2017年12月底,红崖谷景区的玻璃桥正式亮相。

  公开资料显示,红崖谷玻璃吊桥投资上亿元,由同济大学上海国康联同桥梁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设计,由巨力索具建设施工,是目前全国仅有无塔柱无拉索的悬张式玻璃桥。红崖谷玻璃吊桥位于红崖谷海拔最高处,南北连接朱雀岭和玄武崖,横跨红崖坳,全长488米,有433个玻璃台阶,由1077块、重70吨的玻璃铺砌而成,桥面到坳底垂直距离218米,桥面自然下坠形成一个倒彩虹型。

  景区对外称,这是“世界最长、跨径最大的悬空式玻璃吊桥”,刷新了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创下的世界纪录。

  玻璃吊桥第一天开放就吸引3000多名游客前去一探究竟,而在高峰时期,日游客量达到了5000多人。

  正如河北白鹿集团董事长杨明华在红崖谷玻璃吊桥建成时表示,“红崖谷玻璃吊桥是河北白鹿集团旅游事业的新起点”。

  02

  然而,谁也没想到,“新起点”之后迎来的是灭顶之灾。

  在玻璃吊桥建成仅百余天后,3月24日,河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下发《关于开展全省高风险旅游项目排查整治专项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说明,河北将全省范围内开展为期一个月的高风险旅游项目专项排查整治行动,行动要紧紧聚焦玻璃栈道(栈桥或平台)、索道、滑道(含滑沙、滑草)、攀岩、漂流、滑雪、跳伞、蹦极等重点风险项目,并要求各级旅游部门主要领导要亲自部署推动。

  3月25日,石家庄市政府召开全市旅游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会议,并传达了《关于开展旅游景区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专项督导的通知》,要求对全市旅游景区景点、旅游娱乐场所运营安全和游客安全工作进行全面督导检查,特别是对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备设施、玻璃吊桥(栈道)以及新兴旅游项目等安全情况进行全方位检查,深入查找存在问题和隐患,督导各县(市)区做好整改工作,确保旅游安全。

  当日,红崖谷玻璃吊桥开始“停业整顿”。

  由于行业没有可以参照的标准,红崖谷景区就邀请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进行“诊断”,并结合专家意见摸索整改。

  7月份中旬,经过一轮详细整治之后,由石家庄市旅发委牵头,市安监局、发改委、行政审批局、国土局、环保局等11个部门组成的“石家庄市玻璃栈道类旅游项目联合核查验收工作组”,进驻红崖谷景区对玻璃吊桥进行了联合核查。7月31日,工作组出具了“关于红崖谷玻璃吊桥已具备试运营条件的函”。

  但不久之后,河北省再次下发通知,要求玻璃吊桥“暂停对外营业,继续进行安全检测和整改”,其后陆续发布了多个文件,对玻璃吊桥类项目进行整治,并提出“四个一律”,即新建玻璃栈桥类项目一律停止核准备案;在建项目一律停建;未营业项目一律暂停开业;已营业项目一律停业整顿。

  而至今,一年半时间已经过去了,玻璃吊桥什么时候可以营业,如何整改才能通过验收依然没有答案。

  没有等来答案的红崖谷,率先等来了危机。因为玻璃吊桥是红崖谷景区拉新和引流的核心产品,在失去这一张王牌之后,红崖谷景区失去了大量游客。

  据工作人员介绍,游客量骤减直接带来了景区收入的减少,员工工资常常不能按时发放,如今已经拖欠员工工资5个月,现在景区只能通过不断裁员维持运营,员工人数也已经由320多人裁减到了130多人。

  如果玻璃吊桥持续不能开放,红崖谷景区能不能持续经营将是一个问题,很有可能,就此“凉凉”。

  在河北省,像红崖谷这样因玻璃栈道类项目被整改的景区,还有24家。

  这些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已经全部停运一年半时间,损失惨重。白石山景区自去年4月份玻璃栈道关停后,600多个旅游团队取消了行程,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40%;狼牙山景区去年1季度接待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2%,之后逐月下滑,8月份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34%……

  03

  这场风暴只刮在河北?

  劲旅君查询网络信息后发现,没有这么简单。自2017年开始,国家主管部门以及北京、广西等地都对玻璃栈道等高风险类项目建设和运营做出限制。

  2017年初,国家旅游局在全国旅游安全与应急管理工作会上宣布,将推动景区主管部门和相关部门制定管理办法,加强对玻璃栈道、景区漂流等高风险项目的准入、运营安全管理,制定高风险项目安全规范,切实保障项目的“硬件”安全。

  2017年2月,北京市旅游委主任宋宇曾公开表示,在玻璃栈道等这类景区安全管理措施还没有出台之前,相关企业要停止建设这类旅游设施,而已经建有玻璃栈道这类高空玻璃景观项目的景区,要严格落实安全管理责任,制定相应安全管理制度,做好行业安全管理。同年9月,因存在安全问题和隐患,天云山玻璃栈道被责令停业整顿。

  2018年7月,广西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印发了《自治区旅游行业安全与应急管理责任清单》以及《自治区旅游高风险项目管理提示制度》。文件强调,针对建有玻璃栈道等高风险项目的景区,要按照谁审批、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谁建设、谁运营,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开展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保证安全运营。

  在2017和2018两年,国家主管部门和各地方主要是从旅游安全角度对高风险项目进行管控。

  但在2019年,文旅部和很多地方都十分明确提出加强玻璃栈桥项目管理,而且力度越来越大。

  今年年初,文化和旅游部向各地方下发了密件——《关于加强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协调相关部门组织专业技术和旅游安全领域的机构和专家,对辖区内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建设、运营情况开展摸底调查,并进行安全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

  文化和旅游部要求,要结合实际全面评估现有玻璃栈道项目的安全性、必要性和体验性。发现风险隐患的玻璃栈道项目,要立刻停止运营并组织整改,在通过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后方能继续对外开放。出现安全问题的,在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时实行一票否决。

  之后,黑龙江、湖北、湖南、江西、广东、福建等地方文旅厅展开行动,一些玻璃栈道项目被责令停业。

  以广东省为例,在广东省文旅厅2019年国庆假期全省文化和旅游活动情况总结中,劲旅君看到,前期,广东省文旅厅根据马兴瑞省长、许瑞生副省长等省领导批示,向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景区玻璃桥等高风险项目安全管理的通知》,压实属地安全监管责任。

  在国庆节前的9月24日,广东省文旅厅公布A级景区复核结果,指出清远洞天仙境生态旅游度假区6家经营玻璃桥、玻璃栈道、玻璃滑道等高风险项目的景区,未取得属地政府出具的安全评估意见,尚无安全许可证,被要求限期三个月专项整改。

  同日,广东省文旅厅还下发了紧急通知,要求A级景区内玻璃桥(玻璃栈道)、索道、缆车、游乐实施等高风险设施设备安全检查,凡是没有通过属地政府的安全许可或安全评估的,即日坚决关停,采取围闭措施、设置醒目警示。

  在7月底,广东廉江市还开展景区玻璃桥等高风险旅游项目专项整治行动,对该市景区仅有的两座玻璃桥——廉江市谢鞋山风景区和石城镇田园寨景区玻璃桥项目停业封存,进行安全风险评估,对存在风险的项目予以拆除。

  在2019年中秋节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假日综述中,同样写明,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会同各地安监、质监、公安等部门,督促经营单位加强对设施设备的日常维护管理,对索道、缆车、滑道、滑草场等设施设备进行全面检查检测,关停了一批没有取得行政许可的玻璃栈道项目。

  04

  为什么这波“封杀高潮”会在今年到来?

  简单来说,是因为自下而上以及自上而下两方面的压力都增加了。

  自下而上是因为大量事故频发,导致负面的舆论强化。

  玻璃栈道由于其独特的视觉效果和体验效果,受到游客的广泛关注和追捧,全国各地的玻璃栈道景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全国引进玻璃栈道的景区在短短的3年内增长到数百家。

  伴随着数量的增长,更高、更险、更刺激的玻璃栈道不断在各地冒出,类型也从刚开始的纯玻璃栈道到3D玻璃栈道再到5D带音乐玻璃栈道,花样不断翻新的同时,安全隐患也频繁发生。

  2015年10月,河南云台山的玻璃栈道中一块玻璃被游客的不锈钢水杯砸坏,图片显示,整块玻璃呈爆炸性裂纹。

  2016年9月,湖南张家界天门山玻璃栈道上,游客被悬崖上方滚下来的大石头砸中右脚,成粉碎性骨折。

  今年8月份,青岛水准零点景区玻璃栈道开了大口子,俩孩子差点掉海里。……

  类似这样的事情,这几年频有发生,市场和行业都在呼唤更强有力的监管。

  频发的事故也导致上面的压力开始向下释放,尤其是以文旅部《关于加强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管理的通知》下发为标志,国家要求要强化对玻璃栈道的管理。

  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方面的压力,开始挤压整个行业,这就迫使地方需要更多的“背责”。

  虽然在文旅部官网并没有相关内容,但我们不妨从地方文旅厅的通知中寻找答案。

  在黑龙江、湖北、江西三省文旅厅的通知中,都这样写道:

  各地要按照“谁建设、谁运营、谁受益、谁负责”原则,全面压实A级旅游景区内玻璃栈道项目游客安全管理责任。要督促A级旅游景区做好安全提示和警示标识,加强安全培训和应急演练。要督促景区开展玻璃栈道瞬时最大承载量和日最大承载量的核定工作,并建立游客疏导应急预案,及时采取分流限流措施。要建立健全安全管理规章,完善安全检查、隐患排查、定期检测、应急处理等工作制度,全面细化安全保障措施,确保安全责任落到实处。

  其中,有很明显的逻辑,把责任落实到人,把责任落到实处。

  原来玻璃栈道无序发展,是因为并没有很明确的责任主体,但现在,政策要求要“管”起来,而要“管”起来,就需要厘清并建立一套从市场到政府的责任机制,明确在建设玻璃栈道的过程中,到底谁设计,谁审批,谁监管,需要有明确的责任主体。

  这个过程需要时间。

  很多政府无论是出于“免责”“避责”还是“精心准备”,只能先按下“暂停键”,这也是为什么河北红崖谷景区玻璃栈道停业一年半的主要原因。

  很多政府没有准备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审批,所以最稳妥的方法——只有先封杀。

  05

  基于上面的情况,劲旅君预判,接下来会有几个趋势:

  首先,这波“封杀”,可能很快在全国蔓延。“暂停营业”“关停”“封存”“整治”……在2019年有关玻璃栈桥的新闻中,这些词高频出现,这一切都在释放一个信号:目前已经有七八个省份对玻璃栈桥项目的政策正在收紧,监管,越来越严了。

  而可以肯定的是,会有更多省份加入,没有被波及到的景区和供应商一定练好内功、提高警惕。

  其次,一些小的玻璃栈桥供应商或将走入“至暗时刻”。整体需求下降,订单将大大减少,一些小的供应商将会因为技术较差没有新的订单,最终被彻底淘汰。

  另外,一些大的供应商可能也要“倒霉”。因为一旦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玻璃栈道被叫停,景区将没钱买单,一些大的供应商会因为款项无法收回,资金链断裂面临死亡。

  对于玻璃栈道行业来讲,这就是一轮大洗牌。

  所以劲旅君建议,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已经投资玻璃栈道的景区要尽量符合政策,为自己争取更宽松的环境和更多的时间;

  一些计划引进玻璃栈道的景区,可以考虑寻找其他代替项目;

  而那些现在希望现在进入玻璃栈道的供应商,可以先缓一缓了,一着不慎,可能满盘皆输。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