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阿拉善”在蒙古语里意为“五彩斑斓之地”,此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最西部,与宁夏、甘肃接壤,北临蒙古国。
  
  无论你承认与否,阿拉善都是刚刚度过的十一假期最火的旅行景点,没有之一。
  
  让人动容的不是放眼无际沙漠风景,肾上腺素飙升的越野驰骋,而是不断从抖音、微信等社交平台流传出的翻车事故、香艳视频。
  
  一众美女网红在沙漠中蹦迪、跳舞的短视频、照片,配合上沙漠中百万豪车,让吃瓜的各位群众浮想联翩。
  
  当“卷边”、“V7”、“沙漠拳手”、“海天盛宴”等成了众人节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之时,原本旨在宣扬中国汽车/越野文化而建立的阿拉善小镇变味了。
  
  同时也在一夜之间,“去过阿拉善的女人不能要了”,甚至在一些微信群里,有人打着阿拉善的旗号贩卖起了有色视频。
  
  然而事情很快有了反转。
  
  针对愈演愈烈的不良传闻,阿拉善左旗宣传部回应,当地公安部门,在活动中并未发现聚众淫乱现象。而期间参与打架斗殴的人员,已经依法给予5日到10日的行政拘留。
  
  在流传的各个版本香艳视频中的女主角近两天选择了报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自己并未参与任何不雅的事,是完全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和朋友也不得不接受一些非议和耻笑。
  
  而在早前视频流传之时,一些网友也证实,其中曝出部分视频实际上都是过去的老视频,除此之外,就连当事女主也都没有确定是哪一个。而传播此信息的人,在接受警方调查时他们也承认没有经过核实。
  
  很显然,阿拉善事件的背后或许有着炒作造谣的嫌疑,但本次阿拉善风波的幕后推手究竟是谁?而随着风波过后,阿拉善英雄会从不温不火变得远近闻名,背后的主办方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 一 」
  
  作为传言中“v7”的女主角,临沂女孩小云最近已经失魂落魄的痛苦好几天,她说自己已经被折腾到自杀边缘,去公安局都不想出门去,出门低着头,不敢去穿之前那些漂亮衣服。
  
  从9月29日出发,再到10月4日返回,期间她只在阿拉善游玩了几天,并把一些所见所闻上传到了抖音,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返行途中,随着谣言散播,私信她的评论和好友申请纷至沓来。
  
  “不雅视频里的人,跟我八杆子打不着,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一开始小云并不在意,但面对一众谩骂,还是有些崩溃。“(我)去阿拉善只是旅游,没有去为任何品牌做宣传,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博取关注)。”
  
  从抖音发酵,再到微信群流传,关于阿拉善的香艳话题成功登顶十一热门。其实早在9月下旬,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就充斥着大量女性要求车主“帮忙”搭车到阿拉善去的消息,但不排除是一些人刻意博出位或是营销号炒作。
  
  那真实的阿拉善是什么样子?
  
  通过询问两位十一期间到过阿拉善的游客小娱了解到,本次阿拉善的主题并不只是像以往那样聚焦在越野活动上,在“豁沙子”之外,修筑的梦想小镇里还有各色娱乐活动,包含且不限于音乐节、电音节、美食节、电子竞技、特技表演等等。
  
  另外各种活动之外,场地内还遍布了各地而来的参展商,其中包括户外品牌、汽车品牌、改装车行。
  
  在两位旅客看来,此前流传的各种香艳场景他们并未发现,一些翻车事故倒是确有其事。
  
  不过究其原因,他们认为是由于本次阿拉善英雄会今年在各类短视频宣传的攻势下,变得出圈了。由此涌入了许多原本并非越野文化的爱好者,导致了今年乱象丛生。
  
  “比如很多游客驾驶着轿车,甚至Mini、Smart这种根本不适合在沙漠中行驶的车就来到阿拉善,你不出问题谁出问题?还有很多人不遵守活动规则,在明明标注了竞技体验的赛道上开着私家车就冲了进去,碰撞事故也就在所难免了。”游客向维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庞大的人流量涌入也造成了游客体验的差强人意,向维进入阿拉善时拥堵了起码五六个小时,进入梦想小镇后随处看见乱停的车辆和配套设施的种种缺失,呆了一天就离开了。
  
  阿拉善当地的物价也不菲,游客小杰告诉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在会场食品价格会比正常高出两到三倍不止,并且小镇内旅馆全部爆满,距离会场三个小时车程的酒店亦是如此,不仅价格贵,而且条件差。
  
  “听那边经常去越野的游客说,阿拉善基本上十一期间一个月的收入就等于一年收入了,因为平常没有人会去那里游玩。”
  
  根据内蒙古日报消息,今年十一黄金周,共有40多万辆车、120多万人汇聚阿拉善。人流、车流蜂拥的背后,也给主办方和当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 二 」
  
  吸引人流涌入阿拉善是英雄会,这个项目最初只是为了组织专业的越野玩家进行比赛交流,是越野圈最大的年度盛会。
  
  从2006年开始,阿拉善英雄会至今已连续举办十三届。2009年第四届英雄会举办时间定为十一黄金周期间。从2011年起,英雄会举办地迁至阿拉善,开始称为“越野e族阿拉善英雄会”,简称“阿拉善英雄会”。2013年,英雄会永久落户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自此扎根腾格里沙漠。
  
  对于一个城市或者地区来说,大型体育赛事活动是极佳的宣传推广方式,能刺激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发展。
  
  英雄会之于阿拉善,亦是如此。
  
  根据此前懒熊体育的报道,英雄会的运营模式中,阿拉善政府会进行一定的财政投入,并且承担梦想园区的建设、安保等任务,以推广地区旅游名片,拉动当地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发展;越野e族来负责相关赛事、车展的运营;梦想公园运营方“阿拉善梦想汽车文化控股有限公司”则负责招商和门票的收入。
  
  根据天眼查以及一些公开资料显示,在英雄会和阿拉善的幕后,其实林立着三股势力。
  
  其一为阿拉善当地政府:在英雄会赛事举办和园区建设中给予了一定补贴和资本投入;
  
  其二为英雄会赛事主办方,越野一族体育赛事有限公司及其背后的控股上市公司顾地科技;
  
  其三为赛事小镇梦想公园的运营方:阿拉善梦想汽车文化控股有限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吴国岱。
  
  有意思的是根据天眼查企业关系梳理,吴国岱与顾地科技之间存在关联:吴国岱参股的越野一族投资管理公司同时也是顾地科技的股东。
  
  在潮银财富投资总监衷亚成博士看来,越野一族股东分别为张小东、雷鑫和吴国岱,而吴国岱是梦想汽车与梦想航空的单一大股东,故此三家为关联兄弟公司。
  
  鉴于越野一族的行业地位和作为顾地科技实控人任永青的一致行动人,以及与顾地科技合资成立赛事公司等,越野一族与顾地科技关系极为密切,结合近两年顾地科技在赛事文旅领域资本动作频频,可以推测越野一族借助顾地科技实现旗下关联汽车越野资产的证券化和融资,更深远是越野一族将顾地科技这个上市平台打造为全球汽车越野产业的整合平台。
  
  「 三 」
  
  作为阿拉善文旅项目背后最重要的角色,上市公司顾地科技在进入赛事文旅后并不顺利。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顾地科技公司自成立以来,专业从事塑料管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聚氯乙烯(PVC)系列管道、聚乙烯(PE)系列管道和聚丙烯(PP)系列管道等。
  
  2016年,公司与越野一族投资公司等合资成立越野一族体育赛事公司,增加了体育赛事业务,借此推进汽车赛事发展,实施“双轮驱动”战略。
  
  公司获得了一系列赛事的授权,也包括“阿拉善英雄会TEAM3总决赛”的运营。在跨界的道路上,顾地科技意欲借助“越野e族阿拉善英雄会”赛事IP实现“旅游+体育”产业模式转变。
  
  顾地科技也为此投入了巨额资本:2017年6月,顾地科技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30亿建设“超级星光赛场”(越野竞技娱乐项目)。在该定增预案发布一个月后,顾地科技又公告表示,拟投资9.996亿元实施阿拉善沙漠梦想汽车航空乐园-汽车乐园建设项目。
  
  2017年11月23日,顾地科技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梦汽文旅以14.79亿元现金形式收购越野e族阿拉善梦想沙漠汽车乐园(简称“汽车乐园”)基础设施项目和阿拉善沙漠梦想汽车航空乐园-航空小镇(简称“航空小镇”)建设项目展厅及园内道路部分。
  
  不过后来超级星光赛场30亿的投资没了下文,14.79亿的现金收购也在证监会以及被收购方的质疑下流产。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顾地科技总资产仅26.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9.77亿元,货币资金1.46亿元。
  
  顾地科技在切入体育赛事业务以后,业绩连年下滑。合资公司越野一族体育赛事公司成立后的当年,营业收入6113万元,净利润3481万元;2017年,营业收2.04亿元,净利润2031万元;2018年营收3079万元,亏损5027万元。
  
  赛事文旅收入也从2017年占比公司总营收的14%下降到了不足2.5%。
  
  顾地科技此后解释,收入骤减原因为,赛事公司业务主要来源于汽车厂商及越野车的改装配件厂商,汽车行业的盛衰直接影响到公司的业绩。
  
  由于2018年汽车行业不景气,汽车厂商对线上广告及宣传活动投入与往年相比大幅减少,因此,赛事文旅板块未能实现预期业绩。
  
  或许在汽车广告收入减少后,顾地科技只能寄希望于带动人流消费来弥补营收。不过在今年人流增加后,其管理和配套服务显然没有跟上。
  
  向维告诉河豚文旅(ID:hetunwenlv),门票是阿拉善英雄会的收入之一,只有购买了票务车辆贴标后才能进入梦想小镇。不过随着大批车辆在十一期间进入阿拉善,售卖车票、贴标、车辆监管出现了很多漏洞,“比如我们进入园区后就发现很多车辆其实都没有标。”
  
  另外,售卖英雄会周边礼品也是其收入之一,但现场人员即便购买了礼品也很难拿到,因为领取周边排队需要2-3个小时不等。
  
  「 四 」
  
  那是否主办方为了吸引人流刻意炮制出各种香艳事件?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阿拉善英雄会是与当地政府合作的文旅项目,出现这种概率的可能极小。反倒是因为今年阿拉善出圈后吸引了不少美女网红到场,在加上越野文化中豪车林立的场景,造就了人们对于“沙漠海天盛筵”的幻想。
  
  不过在一位文旅方面的投行负责人衷亚成看来,无论是顾地科技重要股东及合作方越野一族还是顾地科技赛事文旅板块两家子公司都面临诸多法律诉讼,其中越野一族因借款纠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这说明“越野一族”系内部控制薄弱、管理较为混乱,本次“阿拉善风波”发酵也有可能是过去与“越野一族”系产生纠纷的主体扮演了幕后推手。
  
  但无论是否为人为策划,“阿拉善事件”确实也为英雄会赛事带来了巨大的关注。根据百度指数显示,十一前后,阿拉善百度指数翻了接近50倍。
  
  受此印象,顾地科技也在10月8日以后股价迎来了小幅上涨。
  

 

  靠着事故、“桃色”本届阿拉善英雄会赚足了人们眼球,也吸引了不少人流。不过用体育赛事来带动文旅毕竟还是一门投入大,回报久的生意。对于顾地科技和阿拉善而言,如何把特定的赛事旅行变为长期旅行,面对日益增长的游客如何跟上配套和管理,才是重中之重。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