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01

  在王丽看来,10月3日是不顺心的日子。

  家住成都的她,已经两天没出门了,想着闲来无事,不如去看大熊猫吧。

  打开网页之后发现,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当天的票已经售完了,无奈之下,她买了第二天的。

  不甘心继续窝在家里,她和朋友决定起身去往都江堰景区。一查动车已经没票了,俩人迅速出门,决定坐汽车前往,两个多小时候后,终于到了景区门口,景区售票员告诉她,今天已经满员,请明天再来吧!

  和王丽一样,那天,在都江堰景区门口被拦下的还有很多人。

  他们都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关注国庆节前的信息,都江堰今年实行网上预约售票,取消线下售票了!

  不止都江堰,今年有十几家景区在国庆节前宣布取消现场售票并采取了限流措施。

  这些景区有:恭王府、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青城山-都江堰、拙政园、狮子林、留园、乐山大佛、黄鹤楼、黄果树、峨眉山等十余家。

  以黄鹤楼公园为例,9月10日,首次试行开通门票全网预售,游客可以通过黄鹤楼官微、官网、淘宝官方店以及OTA平台实名预购门票,游客在预约后,持预售登记的身份证,分时段入园。官方规定:8∶00-18∶00分5个时段,每两小时为一个时段,购票游客要在选择时段内验证入园。如果过时未入园,将根据现场情况作延时入园或自动退款处理。

  自9月10日到9月27,黄鹤楼十一黄金周期间的门票预售过半。10月4日,黄鹤楼接待游客4.9万人次,瞬时逼近承载量最大值。在有预约且限制入园时间的情况下,还在瞬时逼近承载量最大值,试想,如果没有提前预约,估计会大大超过承载量。

  为了缓解长时间排队与拥挤现象,9月26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发布公告称,将于今年10月1日至7日停止订购实体票,并采取限制单日游客总量、限制园区内实时最大游客量和网络提前购票的限流措施。园方规定:单日网络售票限6万张,当单日门票预定量达6万张将不再接受预定。同时,园区内实时最大游客量限量2.2万人。实时游客量达到此上限时,将暂停检票入园;待游客量减少后重启检票。……

  在今年上半年,景区实行全网预约的苗头已经显现。4月22日,苏州市政府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拙政园、狮子林和苏州博物馆将试行实名制分时段预约,从4月27日开始,将不再提供现场购票和非预约购票。在经历五一和十一两个节假日后,目前,拙政园、狮子林、留园等已常态化实行实名分时预约措施,全面取消线下订票。

  除了拙政园、狮子林、留园外,今年八达岭长城、黄果树等多个景区也已经实现常态化取消现场购票。

  与2017年故宫宣布取消线下售票引发巨大争议不同,今年,这些景区在舆论方面并未遇到太大阻力,反而赢得了良好的业界口碑,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不少在国庆期间前去上述景区的游客表示,人挤人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整体游览体验感和舒适度大大提升。

  02

  为什么这么多的景区都实行了全网预约、取消线下购票?

  今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推动旅游景区提质扩容,《意见》特别提出要推广景区门票预约制度,合理确定并严格执行最高日接待游客人数规模。到2022年,5A级国有景区全面实行门票预约制度。

  这就意味着,在未来两年,一大批5A景区将会上线门票预约系统,在这些景区的带动下,A级景区门票网上可预约率将大幅提升,并成为景区“标配”。

  难以回避的是,国内旅游存在着游客接待量淡季和旺季分布不均衡、假日和平日相差悬殊的情况,尤其是假日期间的单日接待高峰压力过大。这就造成每逢“十一”等节假日,景区里人挤人的情况时有发生,前几年还出现了大量游客滞留事件。

  这种情况不仅给游客的安全带来隐患,也使游览者的参观体验大打折扣。在这种形势下,实行门票预约已经成为景区推动精细化管理的应有之策。

  实行全网络实名制预约售票,一方面方便了游客快速入园,有效减少现场购票排队时间,增强游览体验;另一方面网络门票预约量将为游客流量控制工作提供数据支持,便于景区了解游客预约习惯,并根据网上预约购票情况及时启动相应预警方案,保证游客能够舒适、安全地游览。

  对于景区而言,在原有的售票体系下,不能十分精准地知道游客到底从哪里来,每个省所占到的比重,但有了现在的实名制预约售票后,景区可以根据游客手机号判断常住地,也可以根据身份信息判断游客的年龄以及籍贯等,这将有助于景区建立大数据库,为将来的营销和发展提供更精准的数据支撑。

  而且,取消线下售票,建立网上门票预订系统,对景区是大有裨益的,会为景区节省一大笔费用。

  运营费用会降低。虽然可能短时间内会有管理和服务上的一些混乱,但是长久来说,取消线下售票实际就是网络换人的过程,不再需要再配备相应的服务人员,可以为景区节省一笔不小的运营费用。

  门票印刷成本会降低。一张门票的印刷成本可能在几毛钱,看似不多,但一年算下来,一个百万甚至千万客流的景区,可节省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一位业内人士曾给劲旅君算了一笔账,以一张门票的印刷成本为0.2元计算,8万张门票变成电子票后,预计至少每天为故宫减少1.6万元的印刷成本,一年可以节省印刷成本约584万元。

  支付给渠道的佣金也会大大降低。无论是旅行社还是目前的OTA平台,在为景区带来一定客源的同时也从景区带走了一部分的利润,游客自行在官方网站购买就可以省去至少一半的佣金费用。

  门票预约制度也为行业打开了增量市场,不少企业已经从中获益。

  OTA平台是其中之一。

  携程集团旅游玩乐首席商务官方洪峰告诉劲旅君,今年国庆节携程平台门票预订量较往年有大幅提升,而一些在节前宣布取消线下售票景区的门票业务,增长了数倍。

  “线上预订是趋势。携程将持续为景区提供技术支持、客流导入和安排,以此来帮助旅游行业进步,给游客提供更好的更有效率的服务。”方洪峰说。

  除了OTA平台,其他为景区提供在线化技术服务的供应商也拿到不少的订单。例如,智慧景区技术服务商——深圳市鼎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游),武当山、武夷山、云台山的门禁票务系统均由鼎游搭建,西藏游、新疆西域游、四川阿坝旅游网等也是鼎游提供的技术服务。

  03

  对于实行门票预约的积极影响,社会各方都已有深切感触,这一未来趋势,大家也都表示认可。

  那现在有多少景区实现了在线化?

  只有15%左右。这意味着,真正能通过在线渠道购买票务的景区尚不足两成。中国景区的在线化率还很低。

  体制机制不顺畅是重要原因。取消线下售票有个门槛,是大部分景区短期内无法逾越的,那就是“上级领导”。目前,景区电子门票的销售平台是通过上级主管部门部门进行统一规划和投入的,能否扩大电子门票的销售份额,决定权在上级领导部门,而不在一线景区运营者。

  即使“上级领导”没有问题,景区愿不愿意又是另外一回事。

  取消线下售票也意味着部分景区要舍弃线下资金流。线下门票资金流是景区每天重要的现金流来源,取消就意味着放弃了每天几百万现金的增生效应。线上售票虽然卖了同样多的钱,但是需要有银行以及第三方或各种渠道的“T+N”账期,资金流转时间造成的资金占用成本同样不可小觑。

  在目前国内景区市场门票收入占比较重的情况下,尤其是对于徘徊在亏损边缘的景区来说,资金流转时间带来的影响或许是其无法承受的。

  全面取消线下售票是否会损失掉部分客源也是景区所担忧的。不会使用手机和网络的老年人、不懂中文的外国人等这些人群都很难依靠自己在网络上预订门票,如果取消线下售票,就意味着景区很可能失去这部分客源。

  另外,门票线上预订系统的搭建技术虽然已经成熟,但也需要景区投入一笔不小的成本。鼎游信息董事长丁东告诉劲旅君,目前搭建平台所需的费用从十几万到上百万不等,而且后续还要有维护的费用和人力投入。这对于一些小景区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问题大家都有,目前已经实现线上预订的景区是如何实现的?

  都江堰-青城山景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劲旅君,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就领导的大力推动下在筹划全面取消线下购票,原有的系统不适应新的需求,他们便重新委托四川川大智胜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开发了新的系统。

  在新系统——都江堰旅游门户网中,门票预订被置于显著位置,消息栏在滚动显示近期的剩余门票数量,点击门票预订后,游客可以扫码预订门票。

  在和旅行社以及OTA平台的合作中,都江堰-青城山景区处于较为强势的地位,所以并没有上面提到的资金问题。和旅行社的合作是预付的方式,景区要求其在系统中先行预存费用,出票后扣除,当费用不足时再次预存。和OTA平台的合作是买断的方式, OTA平台一次性支付费用买断部分景区门票。

  这两种方式都规避了资金风险,为景区提供了足够的资金流。

  针对特殊人群的需求,都江堰-青城山景区在取消线下售票后设立了综合服务窗口,需要的人员可以去到窗口进行咨询和购买。

  新系统搭建所需的费用问题,在都江堰-青城山这种拥有较大客流量的景区,也并不存在问题。

  04

  都江堰-青城山代表的仅是较为知名的景区,对于一些中小型的景区,他们该如何实现在线化?

  很多景区推行门票预约是为了更好应对节假日参观游客突然增多的情况,但对一些年游客量在30万以下的中小型景区,面临的情况与大景区截然不同,景区在平日游客稀少,在节假日也不会超过景区的最大承载量。

  劲旅君总结发现,这些景区目前有三种形式实现门票在线化。

  一是直接在门口放置购票二维码。仅需要很少的费用,就可以在景区门口放置大量的购票二维码,游客扫描二维码后可以直接购票,省去了游客大量排队的时间,也不需要付给平台佣金,节省了一笔费用。

  二是直接和OTA平台合作。这些景区即便花大费用开发一个单独景区系统,很多游客可能也不会想到去官网预订,而会选择较为常用的OTA平台,平台很可能会被废弃。大多数此类景区没有很强的经济实力,他们开发的系统在流畅度、美观性、便捷性等各方面和OTA平台都无法比拟,游客可能会因为体验差选择OTA平台。

  所以不如景区直接和OTA平台合作,游客可以在线预订,景区也不需要有资金投入。

  三是省或市级政府建立统一旅游电子商务平台。对很多地方来说,都没有十分出名的景区,但大多地方有着不少的小景区,这些景区也吸引了周边范围不少的游客。这类地区可以由管理部门统筹建立一个区域性的旅游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游客可以充分了解区域内的景区情况,也可以完成在线预订,一方面展示了区域内的旅游资源,另一方面也可以聚沙成塔,形成整体品牌影响力,吸引更多游客。

  这三种方式都不需要太大的投入,但也都满足了游客和景区的需求。三种方式可以独立存在,更可以相互融合,可操作性较强,投入较低,较为适合中小型景区。

  如今,国庆节落幕,别人的一场大秀已经看完,明年就该轮到更多的景区登场了。

  2个多月后,2020年就要到来,景区们,准备好了吗?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