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罗瑞垚

  “前辈”ofo和摩拜已经从海外市场全面撤退。

  “只要我们能进去,他们(ofo和摩拜)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去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湖畔大学上课时披露,哈罗单车日订单数已经超过摩拜和ofo的总和,对此,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曾这么回应。

  当时,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还表示,哈啰出行还没有出海的计划,“同行在海外做的也不好”。 时隔一年多,哈啰出行的出海计划已经真刀真枪上线,而这次它要去的地方,ofo和摩拜确实没有还手之力——它们基本都已经在海外市场撤退。

  志象网(The Passage)获悉,哈啰出行正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招募国家负责人,拓展东南亚业务。在招聘时,哈啰出行称,它的单车业务在国内排第一,并且在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领域也是第一。 哈啰出行目前在中国的300个城市运营,日订单为2000万,并称自己的上市估值为40亿美元。

  这是哈啰出行第一次做出出海的动作。一年前,就在哈啰出行宣称在国内市场全面取胜ofo和摩拜时,ofo和摩拜的海外业务已经开始进入衰退期。

  不过,哈啰出行公关负责人吴狄表示:“我们在公司没有听到过关于出海的事情。”

  在国内市场,哈啰已经上演了小镇包围城市的“逆袭神话”,逆风出海,它的神话能否继续?

  后发致胜 哈罗单车2016年年底才开始运营,避开了ofo和摩拜最激烈的交火,在共享单车的战争里,它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姓名。 2018年年初发布的《中国共享单车行业数据报告》中,哈罗单车的市场份额仅为5.64%,与ofo的50.89%和摩拜的49.14%相比,不值一提。 这也是ofo和摩拜的巅峰时刻。很快,摩拜被美团收购,ofo陷入了一系列财务危机,最后沦为被全国人民追讨押金的境地。 而逆市上扬的哈罗单车,则成为了市场的主人。2018年6月,蚂蚁金服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20亿元输血哈罗出行,据报道它的估值涨到了23亿美元左右。

  9月,哈罗单车又完成了一轮近40亿元的融资,并更名为哈啰出行,趁着滴滴顺风车整改之际,它又在顺风车领域大展拳脚。外界认为,它不断释放信号,是在为上市铺路。 今年7月,它又传出了新一轮融资的消息。此时,它也迈出了海外扩张的脚步。 对曾经的ofo和摩拜来说,它们在海外市场的扩张更多是因为国内市场打得不可开交,如果在海外市场打败对手,就可以赢下战争。战争结束,它们也相继回家。 但现在,共享单车的赛道已经逐渐冷却,对于哈啰出行来说,它的对手只有自己。

  共享单车海外退烧 去年7月,ofo确认关闭关闭其印度的业务,解雇了大量的当地员工。此后,它的印度资产被印度两轮车租赁公司Bounce收购,现在,班加罗尔街头仍可以看到小黄车,但车身上写的是Bounce的标识。 从1月上线到6月传出裁员的消息,ofo在印度的旅程只有短短半年。在那半年中,ofo甚至还没开始收费,一直处在免费的试运营阶段。它退出印度时宣布,在金奈、班加罗尔、德里等7个城市,一共完成了100万次骑行。 ofo在印度有一个漂亮的开始。

  它与印度市场渗透率最高的支付工具Paytm合作,还与浦那市政公司和哥印拜陀市政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随后在7个城市——金奈、哥印拜陀、印多尔、艾哈迈达巴德、班加罗尔、德里和浦那开展了一系列试运营。

  它比摩拜进入印度市场早了半年,但就在摩拜入印当月,ofo就传出了裁员的消息。最先退出的是哥印拜陀。之后,ofo计划在60天内从其他城市陆续退出。

  “此举并不意味着印度在这一领域没有潜力。尽管这是一个相对艰难的市场,但这种商业模式仍然具有巨大的潜力。我希望生态系统的其他参与者能够抓住机会成长。”ofo印度发言人当时说。 自那时起,ofo就暴风般地从海外撤退,以色列、澳大利亚、英国等市场持续关闭,收缩到只剩下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当年年底也最终从新加坡退出。

  摩拜的退场来的稍晚。去年5月,它进入了是印度市场。此前,它已经进入了英国等16个国家,但到了9月,它就宣布从英国第二大城市曼彻斯特退出,摩拜称,主要原因是单车遭人为破坏,破损率太高。 今年三月,它也关闭了一些亚太国家的业务,包括新加坡、泰国、印度等地。“我们正寻求优化我们的国际业务,基于这一原则,摩拜将关闭在一些亚洲国家的业务…与此同时,我们也会重新评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摩拜说。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