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贵州旅游在此前的分析中一直被当作正面典型,也是读者评论里经常会提到的对照样本,今天终于轮到了自己成为主角。

  对于贵州旅游大部分人还是羡慕妒忌恨的,羡慕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妒忌游客快速增长周边行业都赚钱,恨自己省份的旅游运营就是不开窍。

  贵州旅游其实底子就不错,不但有黄果树这种闪亮招牌,也有遵义这样的红色旅游目的地,黔东南地区也曾经因为交通不便,而成为神秘和令人向往的地方。

  但具备这样条件的省份在中国有很多,为什么近几年贵州表现这么突出?

  对于很多来说贵州一直默默无闻,突然知道了,却发现已经这么火,早已经不是过去印象里的贵州。

  那么贵州是宣传得好?

  还是真的有什么运营秘诀?

  贵州旅游资源优势并不突出

  贵州旅游在31省市旅游产业排行中名列第9,超过众多旅游资源更丰富的省市。比如安徽资源指数99.79,排名第11;河北资源指数88.72,排名第14。湖北资源指数84.67,排名第18。

  上面举的三个例子,哪一个都比贵州有更好的地利,却都没有取得贵州的成绩。

  在细分指数表中可以看到,贵州最强的是运营能力,最差的是住宿配套。旅游资源和排名临近的省市比,是最差的。

  旅游资源细分项目中有三项垫底,分别是5A景区数量、世界地质公园数量、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数量,都是很硬性的条件,比较难短时间改善。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最多,这点我们之前文章反复说过。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少,会导致未来旅游行业发展资源不足。

  如果一个地方政府有前瞻性,会提前保护、申报尽可能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也是短时间解决旅游资源不足的一个办法。

  以前说的都是非物质遗产申报不主动的反面典型,今天贵州则给树立了一个正面典型。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但有旅游产品输出,还往往可以让游客参与,把枯燥的看,变成了有趣的玩。

  少数民族村寨原本是贵州一个非常好的旅游资源,但旅游开发会破坏原始村寨的氛围,导致游客体验变差。而贵州的村寨旅游已经因为过度商业化,被很多游客给予了差评。

  随着社会发展、人民生活的改善,非旅游景点的村寨面貌也会现代化。即便脱离旅行线路,自己寻找原始有意思的村寨,在贵州也已经很难了。

  未来贵州有价值的旅游资源可以分为四类,第一个是自然风光,第二个是与传统产业酿酒相关的体验、游览,第三个是贵阳城市建设有成为网红的潜质,最后才是经过包装返璞归真的村寨。

  第一个是根本,第二个、第三个是特色,是可以发挥并取得优势的方向,第四个只是补充了。

  运营成绩斐然,拓宽旅游产业发展空间

  在运营方面,贵州的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都是第一。人均收入也挺高,只比北京稍低一点。人均收入高代表着外来游客数量比较多,而当地人从旅游行业中获利也比较大。

  百度指数也高,超过了31省市中值近52%,这说明贵州宣传做的比较好,贵州旅游的相关新闻和搜索都比较多。

  人均消费,这是一个关键数据,最低的数值则揭示了贵州旅游高增长模式的秘密。

  对照安徽的数据可以看出端倪。安徽百度指数低,说明宣传差,也就是运营不主动,进而代表模式陈旧,于是人均消费低,这是符合逻辑的。

  而贵州百度指数不低,说明运营主动,人均消费却最低,这似乎是违反逻辑的。而这种违反,就是管理者的刻意为之。

  显然贵州主动压低了自己境内的旅游成本,也就是自己的盈利空间,让利给游客。连续多年进行的各种优惠也能证明这一点,比如今年推行的外地游客门票减半,高速费减半。

  让利换量,这是贵州旅游发展的第一步。

  贵州旅游收入的历史走势就是一个逆袭的样本,起点低,中途掉队,2015年后奋起直追。

  如果单论旅游收入,2018年贵州位列31省市第6名,挤掉了云南。

  而一个有意思的情况是,云南的走势竟然和贵州很像。

  以往的固有认识是云南成名早,又一直是旅游业的风云人物,应该是类似北京的走势才对啊。这点疑问,我们留在云南篇再解决吧。

  贵州收入的暴涨,和运营力度加大,宣传和促销结合等积极措施是密不可分的。

  再对比这游客人数走势图就很明显了,贵州在以价换量,走的是互联网推广抢占市场份额的套路。

  在收入走势上和贵州相似的云南,在游客人数走势上却分道扬镳。云南并没有跟上贵州陡峭的上行曲线,特别是在2017和2018年有一个放缓的迹象。

  人数不增,收入继续保持增速,只能有一个办法,就是增加游客的人均消费。在旅游模式没有改变,产品还是老样子的情况下,提价固然能够维持收入的增长,但也会加大游客的负面情绪和舆论,并不利于行业长远发展。

  云南有转型的意向但并无大的动作,又追求更多旅游收入,这是其不断爆出负面新闻的根本原因。

  反观贵州,人为压低旅游成本,全力招徕游客,造成持续的良好口碑的扩散。贵州可以这样做的基础是其近年来持续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一个可以容纳这么多游客的环境。

  而大量游客的到来,又会让这些基础投入物尽其用,不至于空置浪费,并且会检查、暴露问题,进一步提升旅游的基础配套水平。从而,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

  资源相对不足、又没法提供高端产品,因此降价冲量,抢占市场份额,一次激活产业,再图谋向高阶市场发展,这和拼多多崛起的套路很像。称贵州是旅游行业的拼多多,并不过分。

  迫切需要产业升级,贵阳都市游或是突破口

  需要指出的是,市场快速扩大,服务、管理、监督等环节能否跟上,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而且9.697亿人次,这一数量已经是所有省市中的最大值,向上空间还有多少?

  贵州如果不能把数量转变成质量,单纯靠传统旅游模式撑场子,会很快消耗掉所有潜在游客,自己的辉煌也将是昙花一现。

  因此,贵州旅游升级的急迫感,应该是全国省市中最强的。也是贵州旅游更进一步前,必须攻克的难关。

  通过贵州各地住宿指数看,贵阳是当之无愧的旅游中转核心。遵义和安顺的指数都偏低,表明过夜游客不多,这是需要想法解决的问题。

  贵州旅游升级,现阶段可以从提升贵阳的旅游价值入手,现代城市景观、历史遗迹、美食都是贵阳可以拿得出手的旅游资源,缺的是整合、包装、宣传。

  旅游收入上遵义的权重就提高了很多,其实还不够。酒文化和红色旅游是遵义的一对王牌,而且毗邻重庆、四川,周边旅游资源也很多,适合串联成跨省旅游线路。因此遵义有基础、有内容,也应该有更好的未来。

  从各地人均收入上可以看到,贵州基本分为三个层级。

  第一级是贵阳和安顺,他们的需要做的是创造新的旅游产品,吸纳更多外来游客。

  第二级是黔东南、遵义、同仁,这三家各自都有拳头产品,要做的是提升品质,加大宣传,以点带面扩大市场容量。

  第三级是毕节、黔西南、六盘水、(黔南),它们要做的是跟上节奏,配合好前两级。不但要对外宣传,也要对内宣传,激发本地人的旅游热情。等于是发动群众寻找景点、检验景点,自己内部先玩起来,为旅游大发展打好基础。

  云山屯本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既是兵营,也是明朝迁徙到此的汉人的家。

  对于2019年的贵州旅游,旅行实验室的判断是名次会继续提升,挤掉北京和河南的概率很大,将直接面对云南。鉴于云南旅游成长性也很好,贵州胜出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并不是没有机会。

  而未来两三年在中国旅游行业的一个焦点,就是贵州旅游能否战胜云南旅游,这将会决定西南旅游市场是否会诞生新的王者。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