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出席这样一个正式的学术活动。”5月7日,正在福州举行的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海丝分论坛上,新一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在出任后首度公开亮相,并推介故宫的数字化工作。

  “一个月前,我从敦煌研究院来到了故宫博物院,非常荣幸能够为两处中国最伟大的世界文化遗产来服务。”王旭东说,这两处世界文化遗产的管理机构,在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和管理过程中始终与数字时代紧密相连。

  4月8日,执掌故宫七年的单霁翔卸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一职,并宣布退休。就在同日,故宫博物院也确认了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王旭东将接任单霁翔,出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一职。

  王旭东2017年10月当选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另外,中国工程院今年4月30日公布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王旭东也在其中。

  1967年生于甘肃的王旭东,从1991年起便在敦煌研究院从事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工作,至2015年出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力推莫高窟的数字化、国际化。

  他将给600年的故宫带来怎样的姿态,从莫高窟到故宫,他将如何实现衔接与转变,作为网红“看门人”单霁翔的继任者,他有哪些感受与思考?面对公众如潮的关注与媒体诸多的疑问,刚从西北大漠抵京履新的王旭东始终保持低调。

  直到5月7日,王旭东走上了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海丝分论坛的演讲台上,此时的他履新正好满月,这是他第一次以故宫博物院院长的身份出席正式的学术活动。

  忆敦煌:两度追寻文物数字化

  发言的开头,王旭东仍然先谈起自己服务多年的敦煌,以及始终在力推的数字化工作。

  “数字敦煌”的提出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王旭东前一任担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提出,用计算机来存储和再现莫高窟的文物遗产。王旭东回忆,随后经过七年多的艰难探索,考古学家和艺术家们对于所得到的结果并不是特别满意,“但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我们知道,在那个时代,很多技术不能满足文化遗产数字化的众多需求。因此当了解到我们存在的困难的时候,我们紧盯技术发展这个趋势。”

  在上个世纪末,数字技术开始迅猛发展,王旭东说,也是在这时,敦煌研究院再度抓住契机,开始了快速“文物数字化”的进程。

  巧妙的是,几乎是同一时刻,故宫博物院也在1998年成立了故宫资料信息中心,在1999年开始了故宫的文物数字化。

  “当今时代是一个数字时代,数字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物联网的时代,一个大数据的时代,也是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创新的时代。”王旭东说,要把这个时代的数字技术与文化遗产紧密相连,“在国家文物局的坚强领导下,全国都在进行着不懈的努力,根据各自文物遗产的特征,根据各自的人才储备,根据我们各自的能力来顺应这个时代的要求。”

  看故宫:正力推5G建设

  “今天的故宫已经是与数字时代紧密相连的一个文物遗产地,也是一个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我们的网络已经覆盖到近90%的区域,我们180多万件文物的完整目录已经公布出来。” 谈起刚刚履新的故宫博物院,王旭东也是信手拈来,不仅以精心准备的PPT来加以展示,还开始了全程脱稿演讲。

  他说,故宫的数字化仍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占地72万平方米的紫禁城,以及16.7万平方米的整个建筑面积,也需要把它数字化,但是现在我们仅仅完成了一部分的3D建模,离故宫数字化的整体规划还有很大的距离。”

  “多年来,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数字技术,希望能将文物保护好,研究好,管理好,没有数字技术,我们很多的文物保护研究和传播都无从谈起。”王旭东透露,故宫博物院正在大力推动基础网络建设,已经和华为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要紧抓5G带给的机遇,从基础网络的建设到数据的采集、传输、管理以及应用,都能够有一个更大的提升。”

  王旭东表示,每一个博物馆,每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地的特点都不一样,禀赋也不同,所以必须按照不同的特点与数字技术相连接,以此来更好地加强文物的保护、研究、管理和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现在越来越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我们文物领域同样要关注人工智能的发展,把人工智能技术与文物保护管理和传承利用结合起来,很多的技术也可以应用到文物保护和修复中去。同时也可以跟越来越多的游客和观众建立联系,我们的管理必须精细化,让这些游客有一个很好的参观经历,又能够对文物的伤害降到最低。”

  对于有关故宫博物院的更多发展思路,王旭东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到故宫博物院履新时间尚短,待了解一段时间后,将携班子成员共同对外介绍工作。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