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选好了票,却在付款时发现付款金额比出票价高了几十元。

  凡在OTA平台(在线旅游平台)买过机票的用户,对这种现象应该都不会陌生,有经验的用户还会发现,这多出来的金额通常是与保险有关。

  事实上,OTA平台兼售保险几乎已经成为标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于1月30日发布的《在线旅游平台“搭售”调查榜单》显示,自2017年国庆期间在线旅游平台捆绑搭售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各大OTA平台纷纷整改以来,同程、驴妈妈、艺龙、蚂蜂窝上依旧存在“默认搭售”航空意外险现象。

  仍有平台默认“搭售”保险

  对照这份榜单,记者于2月4日先后在这些平台的微信公众号中进行订票测试。记者尝试订购2018年2月8日从北京飞往广州的机票,订票过程中,驴妈妈、艺龙以默认选项的方式“搭售”航空意外险的情况确实已不存在,而是需要用户对相关产品主动勾选或者以弹框方式提醒用户自主选择。

  但在同程旅游网中,航班意外险、“退改无忧”服务都被默认勾选;在蚂蜂窝平台的自由行机酒套餐中,记者随机选择2018年3月7日北京直飞香港4天至5天往返机票、添加出行人信息后看到,页面显示国内游保险和亚洲游境外保险均被默认勾选。

  对此,同程旅游网客服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网站上提供的机票产品多为套餐,默认包含保险及其他尊享服务;蚂蜂窝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则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蚂蜂窝不存在任何的捆绑销售,对于旅游保险的默认勾选是可以去除的,而且无论用户是否勾选,在接下来的步骤中都会有让用户确认是否购买本次航班及其相应航空险的提示。

  除了仍有平台“默认勾选保险”外,一些平台虽然没有“帮用户默认选择购买保险”,但通过提示语“鼓励”用户购买保险。

  例如,记者在途牛旅游网(博客,微博)的火车票购买页面上注意到,保险一栏中包含了“不购买出行保障”选项,但在该栏下还标注着“有时需要排队,出票较慢”的字样,10元保险产品则注明了有限出票,20元、30元的保险对应尊享快速、优先、极速出票服务。

  不可回避的知情权

  针对OTA平台以默认选项的方式“搭售”机票以外的服务产品的问题,2017年8月,中国民航局运输司曾专门发布《关于规范互联网机票销售行为的通知》,要求各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航空公司及销售代理人在销售机票时,严禁“搭售”行为,应当通过清晰显著、明白无误的形式将贵宾休息室、保险等除机票以外的附加服务设置为旅客自主选择项。

  “默认勾选影响了用户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即使默认勾选可以去除或更改,也是有问题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方禹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道,“默认同意和默认不同意,在知情权和选择权上存在本质的差异。”

  根据保监会《保险兼业代理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保险兼业代理人从事保险代理业务,不得使用不正当手段强迫、引诱或者限制投保人、被保险人投保或转换保险人。

  在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学会研究会会长邱宝昌看来,默认勾选属于引诱投保,侵害了消费者的充分知情权,容易引起消费者的错误认识,是一种变相的强制交易。

  去年12月1日,上海保监局分别给携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及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小平开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2016年度携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通过携程旅行网销售保险产品过程中存在几项违法违规行为:首先,未明确披露承保公司、代理销售主体,在通过携程旅行网销售保险产品过程中,未明确列明承保主体和代理销售主体,未具体告知消费者承保公司、代理销售公司名称;其次,未明确披露产品条款信息及批备编号,在保险订单确认环节,罗列了全部合作的多家保险公司产品条款链接和备案号,未具体披露消费者所投保的保险产品适用哪家公司条款及相应备案号。

  “从两项违规行为的描述看,实际上就是在说默认勾选搭售保险的情况。”邱宝昌指出,保监会发布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明确,保险机构在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应在相关网络平台的显著位置,以清晰易懂的语言列明保险产品和服务信息,需列名信息如下:保险产品承保公司信息、保险合同订立形式等。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点击上述同程旅游网、蚂蜂窝平台默认勾选的保险产品后,都会跳转出该产品的承保公司信息等内容。

  收取合理服务费或成方向

  既然保险监管部门已经对“搭售”保险的行为作出过行政处罚,为什么还有OTA平台通过默认勾选的方式“顶风作案”?

  “自2015年6月开始,为了落实提直降代的要求,各大航空公司便依次取消了机票代理费,这就等于是说机票代理行业是在免费为航空公司工作。代理机构在进行代理服务时唯一的利润来源在于每售出一张机票,航空公司会给十元的机票代理费。而十块钱对于在线旅游平台以及代理商来说并不足以弥补巨大的服务成本。”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助力分析师陈礼腾分析说,在没有其他盈利渠道的情况下,“搭售”保险和其他服务所收取的费用成为OTA的生存来源。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对于国内的在线旅游平台来说,还是以代理佣金为主要收益方式,酒店和机票的预定占总收益的80%到90%。

  “网络直销平台受到信息比价式平台的冲击,传统收益方式在不断缩水。这也倒逼着在线旅游平台去寻找多元化的收益方式。”陈礼腾预测,未来收取合理服务费或将成行业改革方向。

  而收取服务费的方式已被发达国家处于成熟期的同行企业广泛采用。例如,美国最大的在线旅游服务公司Priceline,在用户和产品供应商中担当代理商的角色,在交易中通过抽取佣金赚钱,Priceline营收中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此模式。

  “除了代理费外,国内在线旅游平台还可以做专业的旅游内容制作与分发,围绕内容、用户建立社区,鼓励用户分享、创造内容,整合资源进行流量变现。”陈礼腾说。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