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劲旅网讯】10月27日,由劲旅集团主办的“2017劲旅峰会”在北京举行。会上进行了以“休闲旅游服务的下半场是规模、效益还是以客为尊?”为主题的嘉宾研讨。参与讨论的嘉宾有:国旅在线CEO任晓峰、凯撒旅游高级副总裁王竹丽、众信旅游副总裁王春峰、在路上大交通CMO焦笑斐、担任本环节嘉宾主持的是:劲旅网总编辑陈杰。

劲旅峰会

  嘉宾对话

  以下为嘉宾研讨精彩内容:

  陈杰:我们聊聊休闲旅游,大家知道这是很热门的话题,无论从每个人的角度出发,休闲旅游都成为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今天跟四位老总聊聊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先请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劲旅峰会

  劲旅网总编辑 陈杰

  任晓峰:我是国旅总社的任晓峰。去年我们和国旅和中旅合成一家,现在在整合中,相信有更多的可以让大家期待的地方。谢谢。

劲旅峰会

  中国国旅总社 任晓峰

  王竹丽:大家好,我是来自凯撒旅游的王竹丽。我在凯撒已经工作12年了。凯撒是一家拥有24年发展历史的企业,现在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在40几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的分公司,产品研发和服务是凯撒一直以来的两个最大的特色。

劲旅峰会

  凯撒旅游高级副总裁 王竹丽

  王春峰:大家好我叫王春峰,是众信旅游集团副总裁。众信旅游大家肯定都不陌生了,我想也跟在座的很多同仁都是很好的朋友了。众信旅游是2014年在深圳深交所上市的民营的旅行社。我们去年完成了集团化的构建,2016年我们实现了超过100亿的营业收入,我们对自己取得的成绩有一点小小的满意,但是众信始终都是在创业,创新的路上行走。谢谢各位。

劲旅峰会

  众信旅游副总裁 王春峰

  焦笑斐:大家好。我们是提供大交通的解决方案。现在跟一万多家旅行社都有关系,主要是为大家提供旅游交通出行整体解决方案。

劲旅峰会

  在路上大交通CMO 焦笑斐

  陈杰:从各位的眼中看,我们平常说的休闲旅游度假是什么概念呢?

  任晓峰:我们对旅游从入境的旅游到现在中国公民到蓬勃发展的时候,今天上午戴斌院长的话大家也都听到,其实我们理解,其实对特定的旅游目的地放松可以理解为旅游。或者现在提倡的全域旅游,这是到一个特定的地方体验一下,也是旅游的方式。所以在现在新的时候更多时候是把每个人从居住的地方到达下一个,变化一个新的目的地,我们可以把它都理解为是新的度假休闲方式。

  王竹丽:休闲旅游的出现是在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出现的一个更被旅行社行业以及消费者关注的一个旅游形式。我想休闲旅游如果给它一个界定的话,可能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我觉得旅游的形式是和之前传统的旅游有不同的。不管它的几大要素,包括交通工具的使用,以前可能更多的借助的是旅行社集体出行的大巴车,但是现在可能有一些自驾的工具也会成为游客的首选。第二个,旅游的节奏会发生变化。像以前可能客人们会更关注去更多的目的地,看更多的地方,但是现在节奏慢下来,会希望在一个地方停留更久,体验更多。第三,旅游的内容。内容可能也从观光型向休闲型转变。以前可能人与景,人与当地的互动比较少。但是现在可能客人希望能够花更多的时间,能够融入到他所前往的地方,能够有一些互动和体验。这是我理解的休闲旅游的几点变化。

  王春峰:其实我从我们众信的经营过程中感觉,休闲度假,还是观光,严格意义上讲没有特别清晰的界限,只是在整个出行的动机上以以哪个更为主的问题。休闲度假和观光可能我们使用的方式不一样。比如观光平常来讲整个的行程速度会比较快,大家旅游的方式可能也只是以满足眼睛的享受。到了休闲度假可能更多的是追求,整个旅行的行程放慢一些,同时不仅要满足眼睛的享受,可能我们会需要去品尝当地的美食,还需要用自己的耳朵听一听大海的声音,等等,就是更加的综合,最终是满足更高一层的精神享受。再有一点,就是关于休闲度假是否在市场占六成,我觉得这个统计需要有一个范围的界定。倘若从全国来看不一定占到六成。因为大量的二三线城市出国游还是以观光旅游为主体。但是如果看到中国的某一个区域来看的话,这个事有可能,比如说沿海,还有一线城市,出行旅游的主体或者主要动机已经由观光转向了休闲度假。谢谢。

  焦笑斐:我是这样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观光游还是批发组团为主,但是现在休闲旅游进入到体验阶段,所以注重客户群的可行是以分类休闲旅游的一个领域。面对的现在70后、80后、90后客群的出行,像亲子,观光,赛事等等不同的细分市场的出现,客户的诉求不一样,我们休闲游会向更多的方向去发展,可能更注重自除了产品的设计,还在于对客群自己个性化体验的他的性格抓取,我觉得应该是需要更多的我们的旅游业者去探讨和研究,找到不同的市场它的定位,他的年龄层定位,他的旅游深度的定位,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关注的。

  陈杰:顺着焦总的话往下说,说到一个新产品的问题,就是我们到了休闲旅游时代,大家需要很多新的产品,比如焦总说到的向观赛游,亲子游这种,其实它给我们旅行社提出要求,就是我们设计一批符合这些人旅游需求的场景,这就有别于传统的团队游,也给我们提出很高的要求,就是我们如何设计这样的新产品?昨天我看到凯撒搞了一个南极的产品,这块其实也是看到各家都是有大量的新产品出现。我们聊聊新产品和设计。

  王竹丽:不仅仅是昨天我们开了一个关于南极产品的发布会,就在今天下午咱们这个会议的同时,我们在杭州也在开一个发布会,我们刚刚推出2018年春节新路线的包机。这个和成熟的目的地包机是不一样的。这是我讲的第一个维度,就是我们对世界更深的发现。

  这个像我们积累了20多万的客户,他们复购率很高,他们每年会从产品库找哪些新地方没去过,所以像这种新路线包机的推出,就是针对这些用户量身定制的。另外,新产品在凯撒的推出比较集中的一个表现,就是在凯撒这个品牌下来我们有一系列子品牌,我们的子品牌是将几个特种旅游的门类进行细分,比如说我们有自己的滑雪品牌,我们有自己的户外徒步品牌,有体育观赛品牌,所有的这些品牌用一句话来概括,都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他们都是从专业领域过来,然后专门在公司里去研发,完全有别于传统游的这些专业的旅游线路。

  像徒步旅游,我们推出了马扎罗山的徒步,这和传统的徒步完全不一样。像马扎罗山的每天徒步时长平均在7.5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常规的法国游,我们是借助大巴车,飞机等传统工具,但是这些徒步爱好者,他是要自己背着背包,每天要走八小时,才能够去领略法国那些独特美景的。我们其他的一些子品牌也是这样,用这种方式为有特殊爱好的客人量身定制产品。

  在传统领域其实我们新产品的开发一直没有停止,我们前两天做了一个数据内部的搜索,我们发现在公司内部仅仅一个法国目的地,我们就有20多种产品提供。这些产品包括像婚礼产品,美食美酒,高端的法国游,高端的法国定制游,体育观赛游,艺术之旅,用不同的主题赋予这些目的地的更多的玩儿法和体验。所以新产品对旅行社来说开发的维度非常多的,只能说我们现在还在路上。

  任晓峰:凯撒一直是业内在主题旅游方面的先行者,也是做的非常好的一家同行。国旅在这类产品也一直持续希望能够有所突破。

  现在其实随着人群的更多的细分,其实大家现在也知道,各种不同的城市,市场我们所做的旅游产品的类型确实是有不一样的。国旅有很多的企业在,有在一线城市,也有在二三四线城市,所以我们能清晰看到各个城市产品类型是有不同的,像刚才提到的主题游,需要解决好专业性和大众型的关系。像在专业性上,像刚才凯撒的赛事或者其他这些非常专业的主题产品,我们需要有非常专业的人来去做的,因为这些客人很有可能比我们还专业的,所以我们必须在这个产品的设计细节里要充分的考虑到非常非常多的点,才能够满足客人的需求。

劲旅峰会

  劲旅峰会现场

  我的同事给我的反馈是说,我们要做的事是让我们的客人比他自己购买一张球票,能够得到更多的惊喜。举个例子,比如说江苏去年苏宁进入亚冠,他们组织球迷俱乐部到对应的不同场次追着看球赛,可能常规的赛事是安排好我们的球迷,做好观赛就可以了,安排好其他的行程就可以了,但是我们要给他一些特殊的,比如安排到和球队同一个航班,这样可以给我们客人在旅途中一个特别的体验。这样能让客人知道我们这个产品的独特。还有和中体合作的爱上马拉松的产品,这让普通的马拉松爱好者,这些参赛的客人,如果说自己报名的话,在官网报名,并且参加抽签,但是会有一些客人可能不一定完全中签,我们组织的这些产品,第一,可能有确定的名额,因为他有向组委会申请的名额。第二,还有机会能够在央视上露露脸。所以这样的产品很有可能会是合同类的产品有不一样的地方,让客人感受到,和他自己专业的去做这件事情也有不同的地方。所以这个是要解决好一个专业性的问题。并不是这些专业性的产品不能够去做好太大的市场,因为毕竟它有一定的阶段性,或者是特定人群,他相对小众。比如说那个亚冠,今年苏宁就去进去,这些球迷就没法儿着去了。

  我们还要解决好大众型产品,这样才能解决旅行社的生存问题。在大众型产品,一方面我们跟随着市场的变化,比如说在特定的热点,比如说《你的名字》动画片出来,日本一系列景点都会成为我们的客人,在他行程中会去新增的一个景点,这是自带流量的一个网红景点。这时候我们要解决好一个,让更多的人发现我们这个产品的变化。另外,就是要在旅行过程中间,现在的客人不满足于说我只是去到那儿,他还是希望能够多一些体验。所以我们现在再去持续推出一系列的带有更多体验性内容的。比如说探望大师的匠心旅,他可以在整个行程里,在京都可以探访到一些国家级的这些大师,是做弓箭的,是做盆栽的,他可以在大师的指导之下去做出自己的小的作品出来。通过这样的体验可以让我们的主题更深入一些。所以如果解决好这样的问题,我相信随着旅行社同行不断推陈出新,会让客人感觉到,除了一些客人愿意在自由行网站,在攻略上找到自己设计的点,还有一群客人我们能给他提供很好的服务,他依然可以跟着我们走。

  陈杰:听完任总介绍,看到了老牌旅行社对细节的关注。刚才听到您说安排球迷跟球队同一个航班,特别激动。一个小小的细节足以看到我们对新产品的理念在里头。顺着任总的话题跟王总聊一下,像一些产品很独特,像高山并不是所有人都去,这还涉及到大众需求的产品,从绝大多数从观光能做到这个,其实这个也需要一个过渡的,他们可能玩儿不到那么高端,在我们的产品中如何体现平衡大众性和小众性,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春峰:创新应该说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所以创新一定是全方位的。从创新来说,众信是制造旅游产品的传统旅行社,所以产品是我们具备的竞争力。所以众信在产品的创新方面始终是不遗余力的。

  对于产品创新我们基本上有三个层面的理解:第一,我们的产品需要更加的丰富,这是在种类上来说,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各类的消费群体。这其中有刚才主持人讲到平衡大众化和小众群体的问题。第二,产品需要融合。为什么需要融合呢?因为旅游和其他的需求会紧密的相密切在一起。比如我们看到的海外看房团,在过去他们可能只是旅游,没有看房的需求。现在不仅要旅游,还要看房。所以我们的看房产品和我们传统旅游产品需要,目的很简单,为了引领市场消费的方向。第三,我们的产品确实还要提高质量。中国的旅游产品现在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质量确实还没有解决好。我们很多产品的质量离消费者期望值要差的很多。把质量提上去以后,才能够提高消费者满意。

  这是我们认为的三个层面的方向,感到大众和小众群体的时候,我们对产品可能在经营商业模式上是有不同的,观光产品强调的规模化运营,边际利润率比较低,靠数量级赢得更好的收益。对于小众的产品,游客的需求很高,需要的服务也很精细,但是他们愿意为他们的服务的需求来支付费用,在这个方面来讲,我们更多的就是要把产品质量锤炼出来。在产品不管是大众还是小众的产品质量创新本身有一个观点我一直在坚持的,就是传统的旅行社在提高产品质量方面,或者说产品创新方面,我们是有一个度的范围的。就是说,只能做到什么样子。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产品的创新,产品的质量等等,跟我们产品供应商有关系,比如不能创造更好的航线设计,整个的旅游产品是有瑕疵的,恰恰在这方面旅行社也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们要把一个问题要看清,看透。

  陈杰:确实是这样的,说到机票的问题,这是焦总比较擅长的话题。对我们来说也是如何设计出个性化的自由行的客户需求,咱们这方面怎么做的?

  焦笑斐:这几年航空公司对深度旅游也有深度的关注,现在发现各大航空公司官网上都会有一个竞品,会结合航空公司自有特点和销量的情况,搭配到现在市面上比较网红的一些新的旅游产品去搭配。

  这个组合过程中,一方面是需要类似于像机票的服务商在中间起到磨合或者沟通的作用。还有一方面,是我们对产品针对的客群进行个性化的了解。比如新西兰跳伞,加拿大去看北极光,这个航线的搭配,如何运用,参加团体的年龄层是什么样的年龄层,而且这个团队大概是在什么样的人数,会出一些针对不同客群的不同的产品政策。比如两人起,四人起,八人起都不一样。还有提供航空公司,就是飞机上的一些其他方面的服务,如果是按照落地时间,是当天的白天,要提供当晚过夜的话怎么提供比较舒适的过夜环境。如果第二天行程是一个晚上,我们前一天晚上在飞机上的时候会不会提供给更多的娱乐措施和餐室,等等,这都是各个航空公司在关注的一些点。

  对于中间的服务商来讲,我们更多的是将航空公司现有的政策合理的进行包装,然后发布出去。还有一部分是我们抓取旅行社现在新有的一些需求点,然后主动找到航空公司来谈一些新的政策。因为我们更觉得我们更贴近客户地了解市场。

  陈杰:其实说到这个话题,又有另外一个大家更关注的问题,就是从公司层面来说,大家更关心,我们这些针对新的产品推出,是不是能帮我们实现盈利?这个话题,因为我听到一些,比如说媒体在今年可能特别热的,关于亲子游的话题,亲子游很多产品设计的很好,产品价格也很贵,但是很多旅行社抱怨,其实并不挣一分钱。因为我们产品好,我们的资源就多了,这些资源本身价格就很贵,其实这个利润摊薄下来还不如走一个普通旅游团的量。总结来说,目前来说,大量的还是以跟团为主,实际上这种特色化的产品更多的是点缀也好,或者它是作为特色存在的,没有办法帮旅行社规模化的营运。这些存在几方面,可能是机票,特色航线很多,但是到底能不能给我们带来利益,这就很难说了。

劲旅峰会

  劲旅峰会现场

  焦笑斐:从大交通角度来说,是从航空公司先推的航线,这些航线刚开始运营中,它的售价一定是逐步增高以后,在前期售价是比较贴近市场。我觉得从采购市场成本,这是第一点的优势。再一个,我们从产品设计上要注重跟当地生活的深度体验,才能体现出你的一个卖点。其实亲子游市场主要关注于孩子能够体验到当地的生活。更多的我觉得在每个环节体现当地的特色,让孩子有机会接触,去更亲近大自然,去接近当地生活,这是在产品设计上。还有一点,我觉得销售这些产品针对客群的时候,一定要定位好我们的消费群,就是什么样的消费群是我们亲子的定位,尤其是消费能力。很多的亲子团现在更多的关注于我们线上的产品,线上产品比较丰富,我们来把这些更好的推广,还有我们是不是能够有更多展现我们目的地产品里的各个环节与亮点,以AR/VR的方式展现给我们的消费群,让他未出行之前,就能够先感知到当地目的地的特色,能感受这个行程走下去之后对他的孩子有一些更多的深度体验与帮助,能够学到更多东西。第四,还有参与的人群,我觉得亲子游团队不完全是定制型模式,可以做成团队出行,三五个家庭出行,让孩子们玩儿的过程中更多有团队的感觉,让他们有更多孩子之间接触的机会。我觉得这些应该能称之为我们家庭游的一些卖点。

  王春峰:旅游或者说旅游活动是一种社会现象,所以我想在座各位应该对我这个想法应该不会有什么异议。所以旅游活动的形态,它的需求特征,以及到产品的呈现,一定跟社会的演变是密切相关的。所以谈到家庭为单位的旅游或者我们讲亲子旅游是跟中国人现在家庭观念的逐步增强,以及人们对一生的时间的合理分配绝对密切相关。所以现在中国人,特别是沿海城市大家观念在更新,愿意把时间分配给家庭,因此产生了家庭旅游的需求。旅行社也不失时机抓住了这样的需求特征,来相应推出一些适合亲子旅游的产品。

  作为众信来说,我们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主推的就叫一家一团的旅游产品。这个产品在市场状况如何呢,非常好。我们今年的暑期,七八九三个月,暑期产品在六月中旬不到的时候全部售光,像新西兰,澳大利亚这样的目的地因为返季节,很多以家庭为单位去的。我七月份去新西兰目的地做调研,看到大飞机上全是中国人,而且都是一家一团的组成形式。我没有看到领队举小旗的状态。这是我讲的观点,就是我们研究旅游需求的时候和旅游产品创造的时候,一定不能够脱离开整个社会的演变,这是我们必须要关注的一件事情。

  王竹丽:讲到小众目的地大家想到的都是小而美的旅游,但是在这个后面我们对标国际市场,我们发现其实在一些成熟的国家和地区它们的体量都是非常惊人的,只不过在中国的市场可能还没有实现,所以在这样榜样的面前,我觉得我们无疑是要非常坚定的把这个区域做大做好的。如果要实现规模化经营,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企业的预判能力和提前布局。绝对不能够等到热点和需求出现,而匆匆上马。这个时候一定做的不专业,会比较浮浅,而且也不能最终让客人满意。

  比如说拿凯撒来说,我们在三年前,我们公司每个季度会开我们公司的经营会,这个经营会全国各地的40几个分公司总经理都会参加,是我们内部很重要的会议。三年前有一次经营会上我们在开会的同时,安排40多个分公司的总经理体验我们的徒步产品。那个徒步产品是一天徒步17公里。大家对于整个徒步的体验非常的深刻。只有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大家才能更好的去体会公司的业务,才能更好的去做。刚才提到的小众旅游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但是对于任何一个公司来讲,绝对不是几个专业的人在一个角落,几个人把它搞出来的。它一定要业务融入到企业文化内部。我们经常和我们的团队讲的一句话是,如果想做好外部营销,首先做好内部营销,首先在公司内部热起来,才能让更多的人去接受它。所以我想要在这些业务上能够取得硕果,我觉得这些工作很重要的,是必不可少的。

  任晓峰:亲子游的产品确实是我们现在关注的,因为大家知道现在在孩子身上花钱是相对大的,从培训机构就可以看出来。亲子产品因为我们要投入更多的细节,所以它的成本会比较高。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会发现,其实家长并不在乎,或者特别在乎说这个价格比一般的团队高出多少,他更看重的是性价比,是不是物有所值。所以我们在相对常规的出境产品,包括在国内的,比如说游中国这样一系列产品中,整体运营下来毛比率并不低于常规产品。当然规模化存在着一定问题,因为毕竟孩子的消费相对集中,所以他能不能形成规模化,还需要再去做更多的努力。

  我们现在更多的做法是说我们关注孩子人群,所以我们要建立好这些亲子俱乐部,我们要让更多的孩子长时间的在我们的周围,平时我们用这些俱乐部在周末做一些周边的活动,用这些高频率活动,这些高频活动因为是周边,所以频次相对高一些,但是价格相对低一些,基本上这些是不盈利的,但是我们用这种高频去吸引住长线的低频的消费,能让更多小朋友,家庭能在我们这个圈子,让大家知道跟着国旅走,虽然我们有不定期的周围的小的活动,但是我们更看好的是暑期,寒假更长的这些产品的销售。

  陈杰:这就是用高频带低频,用策略去实现规模化的盈利。

  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大家,因为我看到一种说法,说旅游之前大家拼创意,拼想法,大家都在拼规模和盈利。从大家一线实际考虑,从我们做的领域从往后几年我们要拼什么?

  任晓峰:我们是一个综合的旅游运营商,所以从我们要想实现长期的发展,总体上来讲把握住三个部分:第一,市场。市场这部分不管是夕阳红的老年人,因为他们现在更有经济实力,更有时间。包括刚才说了很多家庭游,一定是我们长期关注的,我们要把握住这个市场的机会。第二,资源掌控上面,在座的众信,凯撒都是在资源掌控上面非常强的同行。只有把这些资源足够有控制力,可能才能够产生我们所希望的差异化的产品和足够的保证企业赢得利益。所以这是我们在新的集团整合以后,中国旅游集团内部我们有更多资源整合,然后发挥出资源方面的控制力。第三,整体的运营是我们接下来必须去关注的一件事情。包括从产品采购,到产品的研发,到销售,体系的建设,包括零售渠道的建设,包括市场营销,还包括整体现在所做的数字化旅行社,或者数字化企业的建设,能够去和我们现在的新的业态,包括我们更互联网所做的这些偏重新零售想去做的一些尝试,这些综合性能力可能都需要我们综合的大的企业,一定要去每一个环节都去重点关注的,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短期以及长期的发展。

劲旅峰会

  劲旅峰会现场

  王竹丽:我觉得刚才提到的这些都非常重要,如果让我选一个的话,我觉得2018年要拼的是服务。我觉得服务是旅行社的内功。关注用户,永远是不会错的。所以在服务深加大力气,是提升整个和客人之间互动最好的方式。但是在消费升级的年代背景下,其实服务升级是必须的。因为现在客户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比如说举个小例子,像我们在今年我们曾经推出过一个非常棒的游轮产品,是46天的环南太平洋的产品,这46天旅行不仅仅是一场旅行了,它其实是一段生活了。所以我们在出发前夕,在研究为这条船如何提供服务保障的是花了很多心思的,我们对客户的心理进行了很多的研究,比如说我们在旅游这条主线的同时,我们在船上肯定有很多丰富的安排,但是在上船的前一个星期我们肯定什么都不做,因为那个时候客户非常好奇,他在研究探索这条船,他没有时间参与任何活动,但是当他把这条船研究清楚以后,他有大把时间,特别进入15天左右的时候,他开始有点想家了,他开始要适应,我还有那么漫长的旅行要进行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们丰富的活动,八位不同行业大师的课程全部开始了,同时我们开始招募跨年晚会活动。通过很长很长时间他们沉浸在活动的准备上,当然他们沿途一站一站欣赏南太平洋非常奇特的岛屿,空余时间会准备跨年晚会,去实现自己一生的遗憾,去弥补跟大师学画画,学跳舞等等。我们客人自己在船上的新年晚会演了四个半小时,全是由他们自己表演的。最后到行程结束的时候,其实有很多的回顾和重温的环节,帮助他们在情感上再次升温。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服务不仅仅是硬件的服务,它更多的是要关注人的心理,要通过这样的一些服务的升级,能够跟客户有更好的互动。

  王春峰:旅行社我觉得是绝不能够满足于或者停留在满足现有市场消费的这样的一个经营方式上。我们需要有引领未来消费的思想和超前的意识,需要有一定数量的超前消费的产品呈现给市场。在过去如果说中国的旅行社主要以规模化经营为主,主要是两个现实存在,一个是从供给方来说我们没有办法很快来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在某一类产品上需要提高生产量,需要将更多的数量产品推向市场;第二,我们的旅游消费品还处在一个比较低的需求层面上,所以并没有形成多元化。如果未来中国的旅行社在随着市场多元化消费的需求的形成的话,显然只强调规模化经营的唯一的商业模式是一定行不通的。所以我们应该的是基于规模经济跟范围经济两个不尽相同的经济学理论为基础来创新我们本身的经营模式。这一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劲旅峰会

  嘉宾对话

  焦笑斐: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做广和做精的话题,我们是做精还是做广,是看公司的定位,如果专注于某一个客群,在这个客群身上下工夫,做出新的产品,我觉得这个市场不一定很小,因为中国有14亿人口,还有大部分人没有出国旅游的机会,市场蛮大。还有我们成本控制要做到一个标准,第二,我们要提高服务内容,就是我们的产品里要有新的内容,它跟传统的跟团业务,观光游不同的一点是自己在哪些地方有哪些特色,针对某个客群有它的服务亮点。还有我们旅行以服务为基础,把服务落在实处,而不是喊口号,在旅行过程中让客人感觉到每个细节都能够把握的很好。第四,客群定位,我觉得不一定你的产品线能够把所有的客群囊括在内,而且都做的很好,一定有侧重性的针对,能够服务好某一范围的客群是公司发展定位的标准。

  陈杰:在休闲旅游的后面的阶段,我们依然是要去为我们的广大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围绕这个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今天特别感谢四位嘉宾。

文章版权归劲旅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劲旅微信公众号

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与创新者同行!

推荐阅读